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神戰/Towelhead> 蛇吻-5 (Set/Travis,穿越/神話/生子AU)

拉郎文......

這次直接穿越到古埃及去啦~XDD

這是SET(Gerard Butler飾)操哭Travis Vuoso(Aaron Eckhart飾)的拉郎文~

本篇很安全所以直接貼~

另外為了生子我個人還加了一個隱形的ABO的梗~

本篇有個總攻的奈奈姐~XDD(希望沒寫崩

PS.

個人很懷疑拉一家人的情商是不是有問題~

寵一個乖乖聽話的長子是沒什麼問題~

但是拼命打擊排擠一個能力強大又急欲討好父親的次子~

還不允許他擁有自己的後代這種偏心真的大丈夫嗎??

電影看完真想拿石頭丟那個拉~

賽特他哥之所以受寵是因為聽話而且不居功不佔位~

這不就在暗示賽特:我不給的你再怎麼爭取也沒有用??

賽特說的好:受寵兒子的受寵兒子怎麼可能了解我這麼做的原因??

PS2.

梗是 @草沙 提供的,還有謝謝妳的小黃兔~XDD

我會好好的用在Travis身上的,這裡的車保證質量~(拍胸

群宣一下:

讓我們淪陷的那一年     558107712

(其實應該是傑拉德跟艾倫的群)

我們什麼都吃就是不吃掐架~

進來玩的請自報家門~

群主會竭誠歡迎你們的~(舔

---------

『賽特,你把他留下來了。』奈芙蒂斯等賽特坐定在王位上之後冷冷的丟出這句話,即使賽特已經好好的打理過自己,但他的一切仍然逃不過妻子的眼睛,奈芙蒂斯一如以往的冷豔高貴,她那雙彷彿綠茵般的眼睛就像她的紅髮一樣美到不可方物,但是當她看向賽特的時候,那雙生機灼灼的雙眼就只剩下冰冷的寒霜,賽特就是整個埃及的沙漠之心,他唯獨深愛著眼前的綠草如茵,只是…『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他不是埃及人,他甚至不屬於這個世界。』奈芙蒂斯的聲音一如她的外表美麗柔軟,但她的用字譴詞都像極了他們的父親那樣森冷堅硬,賽特感到了深深的挫折,是不是在他愛的人面前,他永遠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他屬於我!』賽特覺得自己的所有物遭到了覬覦,他的怒火讓整個皇宮的空氣都在顫抖,奈芙蒂斯刷白了一張臉,茵綠的雙眼不甘示弱的與賽特對視著,她跟雙胞胎姐姐比賽特早了幾年出世,可是這個最小的弟弟卻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要來的強大,強大而且不受控制,『他不屬於你!賽特!你不能把他囚禁在自己房裡!他是個異數!』奈芙蒂斯激動了起來,向來自視甚高的奈芙蒂斯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這舉動被視為挑戰上位者的王權,他深愛著奈芙蒂斯這個美麗又強悍的女神,即使她並不能為他誕下任何後代,但這是賽特所不能容忍的,這也是他之所以會離奈芙蒂斯越來越遠的原因。

『退後!奈芙蒂斯,不要挑戰我的怒火,妳承受不起。』賽特的低吼聽起來十分壓抑,他明明就愛著奈芙蒂斯更逾生命,但奈芙蒂斯對他卻越來越不假以顏色,賽特一直都在忍讓她,卻也一直都在為奈芙蒂斯消耗著他的愛,『父親要離開我們了,他希望能見你一面。』賽特綠眼睛底的慍色讓奈芙蒂斯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賽特把自己裹在嚴酷的沙漠與熔岩之間,四個兄弟姐妹裡面只有他帶著屬於戰爭與毀滅的墨黑,當她看到那顆新星出現在下埃及的天空的時候,顧不得慶祝姐姐誕下新生命的喜悅就急忙的離開,她的姪子會是上下埃及裡唯一的月亮與太陽,那顆新星必須被扼殺在襁褓中。

『父親已將我棄置於一片焦土之中,再見我又有什麼必要呢?奈芙蒂斯,我不會去見他的。』賽特看不透那個掌握一切的光明之神的想法,他低頭看著自己坐著的位置,『你是不想離開那個人吧?我還不了解你?你什麼都想要抓緊在手裡,你永遠都不會知足。』奈芙蒂斯冰冷的指責吹滅了賽特心上最後一抹搖搖欲墜的燭火,『我很好奇,你們究竟哪裡來的自信,可以指責我為自己爭取的權利?』不得不承認,當賽特放軟聲線的時候才是他最可怕的時候,賽特最可怕的就是他天生下來就比別人強烈的執著,奈芙蒂斯不得不對這樣的賽特低頭,她微微的欠了身之後就轉身離開大殿。

奈芙蒂斯不會放棄這件事,她的翠綠色裙擺跟金黃色披風在她身後飛揚的擺動,拉說賽特不會擁有子嗣,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個任何女性能生下賽特的血脈,一個男性凡人當然不足為梗,她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凡人跟賽特撕破臉,她突然停下腳步讓自己深呼吸幾次,對!這不過就是多了一個奴隸的新鮮感,等到新鮮感過去了說不定還輪不到自己動手呢!賽特對待凡人向來沒什麼耐心。她受夠了這個沙漠給她的一切煩躁,她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地方,奈芙蒂斯滿意的點了點頭踏著堅定的步子繼續往自己的寢宮而去。

賽特斥退了所有人,他獨自一人走在前往王子寢殿的路上,他很年輕就為自己立下功勞,他以為這會讓他的父親感到驕傲,當他帶著戰績回來的時候,他在父親的眼裡卻看不到他以為的,賽特的世界在這一刻開始扭曲,他渴望來自父親的認同與疼愛,可是他再怎麼努力也做不到像歐西里司那樣的成功,賽特的腳步停在自己的寢殿外,深沉濃重的無力感壓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居然為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凡人差點與奈芙蒂斯撕破臉,即使那個叫崔維斯的凡人擁有連神祇都要驚嘆的外表,但他終究只是個凡人,賽特再怎麼喜歡他也不能為了一個奴隸丟掉整個埃及,他深吸了口氣之後推開門。

他就躺在那張床上,外面的光線透過層層柔細的紗帳打在他身上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毒辣,他的身邊始終圍繞著一股帶著點甜味的水氣,好像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沾上了蜜酒的微醺,柔軟的金髮貼著紅色的枕頭被吹開沙帳的風撫過,白色的薄被沒遮住他全部的皮膚,裸露出來的部份是屬於成熟男人的肢體線條,白皙的皮膚上被帶著熱度的風吹出了濕氣,這是一個鮮活的人類,不久之前才經過一次慾望的洗禮,帶著賽特喜歡的味道接受了征服,他不自覺得靠近了崔維斯,甜蜜的水氣像雙手一樣撫慰著他緊繃的神經,長年征戰的粗糙手掌猶豫著貼上了對方裸露在外的渾圓肩頭,皮膚上柔軟的水氣撩撥著他心底最深處的渴望。

天空般的藍眼睛現在是閉著的,金色的睫毛微顫的像羽毛一樣輕柔,粗糙的手指滑過線條緊繃的肌理線條來到崔維斯的臉旁,賽特還記得這個凡人忍不住哭出來的時候那雙眼睛就像火燄裡溫度最高的藍色燄心,被那樣的眼睛盯著看沒有一個人或神能逃的掉被焚燒的命運,賽特嘆了口氣撥開被汗水沾在崔維斯臉上的金色髮絲,他單膝跪上了紅色的床舖,半俯著上身低下臉去親吻那張因為熟睡而微微張開的嘴唇,那張嘴唇雖然單薄但嚐起來的滋味十分美好,賽特的舌頭在那上面打轉了幾下之後就伸進了兩片薄唇之間的縫隙中,睡夢中的崔維斯被驚擾了睡眠,他回應似的含住那條濕滑中帶著煙硝氣息的舌頭睜開了雙眼。 

评论(18)
热度(33)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