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神戰/Towelhead> 蛇吻-1 (Set/Travis,穿越/神話/生子AU)

再一次的拉郎了......

因為這次的人物有點特別所以警告會打長一點~

這次更進化直接穿越到古埃及去啦~XDD

因為朋友說很想看SET(Gerard Butler飾)操哭Travis Vuoso(Aaron Eckhart飾)

然後我又因為日子苦逼忍不住手癢想開個車~

就自己舉手領了這個梗來寫~

然後就被爹不疼又沒有娘愛的SET給萌哭了~(我真想打他爹

故事都是我亂編的反正也沒人知道SET十七歲時在幹嘛~XDD

這篇主是交代一下誘姦未成年少女的現代人Travis~

穿到古埃及去之後被別人誘姦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我個人最討厭欺負女人尤其是小女生的傢伙~

下篇開車,Travis對人家做了什麼,他就會被SET從頭到尾做一次~XDD

PS.

梗是 @草沙 提供的,還有謝謝妳的小黃兔~XDD

我會好好的用在Travis身上的,這裡的車保證質量~(拍胸

另外安利一下長髮的Gerard Butler,他長髮夭壽美啊~

做為此篇17歲SET的寫作原形~:"3

---------

他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睜開眼就出現在這片都是水的地方,崔維斯掙扎著想擺脫這些水對他手腳的纏絆,結果在手忙腳亂的時候吸了一大口水進嘴裡,接著他就狼狽的發現他不能呼吸,「救命…救…」池水其實不是摔進水裡慌了手腳的崔維斯能夠處理的深度,他手腳拍騰著水花想要浮出水面,但緊繃的肌肉跟摸不到底的恐慌卻拖住了他的掙扎,就在他幾乎要完全沉下去之前,一隻男性的手臂伸向崔維斯不停掙扎的身體,那是一隻不容錯認的強壯的男性手臂,輕鬆的就撈住崔維斯的腰部,將他從水裡撈起然後貼在另一人的身上,崔維斯發出了可怕的吸氣聲,他終於能夠喘上氣來了。

崔維斯像得了哮喘一樣的喘著氣,明明是個快要四十的中年男人,他仍然被差點滅頂的恐懼擄獲,他身上還穿著睡覺前穿著的白色長袖睡衣褲,而那早就濕透了難受的全都黏在身上,黃金般的短髮吃了水而凌亂柔軟的貼在他的頭皮上,嗆進肺裡的水讓他咳的半死差點暈過去,待他稍微回過神來才發現到自己一直被人摟在懷抱裡,崔維斯自己是個軍人雖然已經退役但仍然保持的還不錯,但那條圈住他的手臂,卻硬是比崔維斯還要再壯上不少,皮膚更加粗糙顏色也更深而且還有清晰的深色毛髮,崔維斯只愣了一下就開始掙扎起來,他不僅整個身體都貼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他的兩條大腿還夾著對方的腰呢!

「放開…放開我…唔!」嘩啦的水聲響起,崔維斯整個人都開始掙扎起來,箍在他腰上的手臂突然的鬆了力道,崔維斯整個人都滑了出去,他發現自己根本踩不到底,水中充滿了掙扎時氣泡的咕嘟聲跟手腳划動的聲音,沉悶而且沉重,崔維斯閉上了眼睛他終於耗盡了所有的力氣,等他終於能夠喘上一口真正的空氣的時候,崔維斯的雙臂再也不肯從面前的男人的脖頸上移開半分,他咳的像是要把肺都吐出來,整個人像個小孩似的被眼前的男人抱著往岸上走,他的鼻子就貼在男人粗厚的頸項邊,他能嗅到帶著水氣與大地砂質氣息的味道,他閉著眼哽咽著暈了過去,無法介意對方用手臂托著自己屁股的事實。

床上躺著的是個突然就出現在池裡的穿著奇裝異服的男性凡人,當然現在他已經被好好的整頓了一番,換下了那身美感詭異的衣服,如果那也能叫做是衣服的話,嗯哼!不過,這頭這麼純粹的金髮還真是沒看過呢…。神宮裡的管家特莎娜兩手叉著腰,在心裡暗自對床上那個被自家的主神拎回來的凡人評頭論足了一番,雖然對於這個凡人的衣著品味感到擔心,但是這個凡人本身不輸自家主神的樣貌還是感到滿意的,尤其是那一把乾透之後柔軟蓬鬆還閃著黃金光澤的髮絲,難怪主神的眼睛都發直了,特莎娜忍不住在心底偷笑了一把,但是身為首席伺候主神的女官,莎特娜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臉部表情。

賽特昨天剛過完他的十七歲生日,其實他一點也不在乎自己到底多大了,年紀對他來講根本沒有意義,他十二歲就能獨自駕著戰車帶領士兵前往戰區作戰了,更不用說半個埃及江山都是他打下來的,而那時候他甚至都還不滿十五歲,他也在那一年他娶了奈芙蒂斯做妻子,只是一直到現在都快兩年了奈芙蒂斯的肚皮仍然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前幾天才剛去參加了他那個哥哥的新生兒慶典,妻子、王位、子嗣種種的好處都被他那軟弱無用的哥哥佔走了,賽特用力的閉上自己的綠眼睛,他沒有打算靠近,歐西里斯那臉上的喜悅狠狠的刺痛著賽特的渴望,他多麼期待自己能有那麼一天能像哥哥一樣,懷裡抱著屬於自己的明月或新星。

賽特捏緊了身下的黃金寶座的扶手,腦中迴盪著他跟歐西里斯的父親拉對他的懇求的回應,他清楚的記得從頭到尾拉的眼神都沒有直接的落在自己身上過,賽特那雙與拉完全不同的綠眼睛裡看到的,只有來自父親的恐懼與疏離,他明明比哥哥還要聰明完美甚至更加強大,但是為什麼他得到的始終連歐西里斯的一半都沒有?賽特的心就像他出生的這片黃沙地一樣,漸漸的乾涸枯竭,他一次一次的懷抱著希望試圖討好父親,卻一次一次的離父親越來越遠,他始終想不透這是為了什麼…突然,他想起了昨天掉進他宮殿浴池裡的那個凡人。

一個凡人卻有著彷彿神祇才被准許擁有的金黃色外表,賽特想起那個凡人在水裡掙扎的樣子,雖然穿著不知道是什麼鬼的衣服,但濕透了的布料纏在那個凡人身上的樣子卻是大大的滿足了賽特的視覺享受,向來高傲不削對人類一顧的賽特,這次倒是被這個金色的人勾起了好奇心,這座存在於賽特宮殿正中心的水池是整個沙漠地區裡水的源頭,除了神以外的凡物掉進去大概只有死路一條,賽特是被那一抹金色給吸引住了視線,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跟著那個掉進去的凡人也跳了下去,賽特的深色長髮被水流向後帶,露出他年輕卻歷盡蒼桑的臉龐,他雖為沙漠之神但卻通曉水性,畢竟是這座水源將他養育成人的。

被他抱進懷裡的男人只是個凡人,但是對方那靠在賽特肩上的頭顱上,卻有著沒有人見過的比黃金還耀眼的髮色,強壯的臂彎裡圈住的身體不像女性凡人或神明的柔軟,但那露出布料之外的皮膚卻比任何女性都還要來的白皙,上面覆著一點稀薄的金色毛髮,因為劇烈咳嗽而泛紅的白皙臉頰跟耳朵看起來非常可愛,賽特微微低頭看著那雙夾在他腰上的腿,從來不曾跟男性如此親近的賽特卻不甚討厭這個黃金般的男人趴在他身上的舉動,忽然懷裡的凡人掙扎了起來,神明的真身要比一般人類來的更加巨大,對賽特來說這個男性凡人的掙扎就像是幼兒一樣,但他不喜歡這樣不聽話的傢伙,於是他就順對方的意鬆了手。

不識好歹的傢伙就該隨他死在源頭裡,也算是他的造化,原本賽特真的打算袖手旁觀的,但是他只思索了一下子就深吸口氣整個人再次潛入水裡,那個金色的人類已經放棄掙扎整個人軟綿綿的往水底沉下去,賽特是神在水裡用不著呼吸,但那個金色的人類可不行,人類都是脆弱的一個不小心就會死去,賽特蹬了一下水就輕鬆的滑到那個人類的身邊,他抓住了人類飄搖在水裡的其中一隻手將人拉近,另一隻手在圈上對方的腰際時,他原本幾乎要比人類還大一倍的真身立刻縮的跟懷裡的男人差不多大小,賽特低頭吻上了那雙已經變的蒼白冰冷的嘴唇,將肺裡的空氣渡過去,接著賽特立刻往水面浮上去。

主神為了一個人類男性收起真身這件事,大大的驚嚇了一些年輕的人類女官,看著賽特不但二度將人從水裡撈起來,甚至還抱著那個蒼白的凡人走上岸,她們跟其他的侍者被告誡,除非主神允許否則不能任何碰觸主神的聖體,因為她們的主神並不喜歡人類的碰觸或碰觸人類,但她們年輕的主神卻兩次主動將這個從天而降的金色凡人抱在懷裡…『特沙娜,打扮他,他是黃金。』被叫到名字的女官立刻上前跪禮,她是個樣子看起來年輕的女人,但她做為女官侍領已經很多年,聰明伶俐而且忠心耿耿,是賽特唯一信任的人類,他將懷裡暈了過去的男人放到自己的個人臥床上,就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下大步離開。 

评论(15)
热度(34)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