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全面攻佔1-2>夜深-(上) (Night+兒童Mike 中心)

因為有朋友提到很喜歡Night於是我就把Night拿出來賣啦~

這篇算是從夜行裡抽出來加寫的小番外~

裡面整篇都是小屁孩Mike跟Night的互動~

算是交代一下Night的出現跟小屁孩Mike的身世~

另外雖然有人覺得Ben不是嚮導有點可惜~

但是我想寫的是純粹被對方吸引的談戀愛~

總覺得加上了信息素激情是有了但是少了從身體匹配到靈魂的酥麻感~

BUT!"總統是個隱藏性的足以支配哨兵的強大嚮導"也不是不行啊~XDD

等我正文完結了會找時間搞一篇來玩玩~:"D

PS.來群宣一下好惹~:"D

讓我們淪陷的那一年 <

558107712 <


Night知道自己一直都與眾不同,牠蹲坐在床腳邊上看著床上這個年輕的男孩,牠無聲的甩了甩身上髮絲般黝黑光亮的毛皮,牠知道自己的強大,整個房間都被防止噪音的石材跟塗料封閉了,牠抬起頭看了天花板上那個特製的,為了保護哨兵強化後的聽覺而設的靜音通氣扇,它現在正在運轉著,Night忍不住從鼻孔裡噴氣,有牠在,這種所謂的降低一切對哨兵刺激的措施都是無謂的,Night低下頭用自己巨大的爪子輕輕的刨了下地面,房間裡太過安靜讓牠感到煩躁,突然,床上那個男孩發出了聲響,他不適的哼了哼讓Night安靜下來繼續凝視他,然後安靜的沉沉睡去。

麥克班寧是牠睜開眼之後第一個看見的人,一個那麼幼小的男孩…Night眨了下眼睛,房間裡的光線比起正常的地方還低了四十%但不妨礙Night仔細的打量著床上的小不點,人類還是一樣的多此一舉,Night再次的冷哼一聲,這次牠站了起來,龐大的身子往男孩陷在枕頭裡的頭部方向移動,Night步履輕盈無聲無息,牠站在床邊甚至比床還高上一截,牠低著頭看著床上那張稚嫩的臉龐,這個小傢伙覺醒的太早了,Night在睜開眼的一剎那就明白這件事,這個還沒滿十二歲的小男孩,將是牠未來一輩子的靈魂共享者,當然,如果他撐的過覺醒的話…

Night輕易的就跳上床,找了個好位置趴在男孩身邊,牠想,本來牠不該這麼早就成形的,當然牠在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是什麼了,Night那透著光的藍綠色獸眼盯著小男孩通紅的臉,牠回想起自己尚未睜開眼的一瞬間,空氣裡的光線五彩紛爛的敲打著牠的大腦,還有那些太過混亂雜陳讓牠感到噁心欲吐的氣味,還有尖銳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聲音,都在一下一下的刺痛著牠的大腦…然後當牠睜開眼睛之後這一切都遠離牠了,Night意識到剛才牠感受到的五感過載,都是牠身邊這個黑髮小男孩身上經歷過的,Night從地上爬了以來抖動著蓬鬆的毛皮,牠意識到這個孩子的與眾不同。

Night閉上了眼睛,牠安然的躺在那個沉重的喘著氣,正在與自己的本能對抗的小傢伙身邊,牠把下巴輕輕的放上了小男孩柔軟的手掌心裡,牠能感覺到那點在牠胸口微弱撲騰的生命力,牠能感覺到那就像是一團正要燃起熊熊大火的稚嫩苗子,那種彷彿蝴蝶翅膀拍騰一樣的柔軟,但牠能感受到那每一次的拍騰都存在著無人能及的變化,這個小傢伙太小也太孤獨了,當他被發現的時候他已經獨自的堅持了三天的轉化期,這真是個了不起的小傢伙,獨自一個人什麼依靠也沒有就這樣子撐過了堪稱死亡率最高的前三天,然後就有人發現了這個小小的正在被本能燃燒著的哨兵幼苗。

麥克其實他還有幾個月才真正的算十二歲,雖然他並不是很在意自己到底幾歲這回事,他只是個孤兒它又沒有真正的家,小小的男孩圓滾滾的臉龐上混雜著一點稚嫩的驕傲與早熟的陰鬱,他修長瘦削的手腳蜷在一起,他比同年紀的孩子來的還要早熟,這也讓他一直以來都交不到什麼朋友,他總覺得自己跟所有人都格格不入,這幾天他不管做什麼都覺得煩躁,事情就是在他躲到這個被他當成秘密基地的廢棄倉庫裡的時候發生的,起先是空氣變的濕熱沉重而且似乎讓他的皮膚產生了痛覺,他不知道為什麼但那一陣又一陣的麻痛感有點像被電到的感覺,那讓他極度不舒服。

接著是聽力跟嗅覺的大爆炸,他整個人像被丟進了各種各樣的氣味與聲音的攻擊裡,而那種攻擊讓他整個腦袋像要爆炸似的,麥克連一聲痛呼都發不出來,他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痙攣,疼痛與刺激一層又一層的疊加在他的身上,這不對!這已經超出了他能忍受的程度,麥克只是一個還不到十二歲的孩子,那種能痛昏一個大人的疼痛讓他的眼淚一顆又一顆的滾出眼框,然後在模糊的視線裡他看到了那個東西,麥克用力眨了眨痠疼而且模糊的眼睛,全身陷在高熱與疼中的時候,他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生物。

牠的全身黑到能發亮,從窗外灑進來的光線照的牠身上皮毛油光水亮不帶一絲雜質,粗大而有力的四肢因為喘氣的關係不停的微微抖動著,牠在疼痛…麥克勉強自己從冰冷堅硬的地上爬起來,他緩慢的用手肘支撐著自己往那頭生物的方向爬去,他快要被高溫燒壞的腦袋根本弄不清楚眼前這頭比他還大上了幾倍的生物是什麼,牠就是在他眼睫毛眨下的瞬間就出現在那裡,但他覺得自己應該要靠上前去,疼痛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滑落,麥克的眼睛幾乎要被白光籠罩,但他最終爬到了那個生物的身邊,他輕輕的抬起顫著的手貼上那頭生物急促起伏的胸膛,汗濕的掌心貼上去的那一瞬間,一股巨痛刺穿了他的身體。 

---------TBC---------

评论(8)
热度(12)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