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全面攻佔1-2>夜行-番外(上)(哨兵!Mike/?Ben)

我努力過了,結果還是沒開成車~(攤手

因為夜行裡有好多細節被跳過~

然後回頭看發現我如果直接開車會被自己的強迫症打死......

所以我到底是為什麼不來個結合熱就把他們丟上床呢~(哭泣

對不起我錯了!!!!真的~QAQ

PS.關於大家都很喜歡的Night有點小二設~

還有關於結合什麼的,我盡力了~

PS2.莉亞算是光榮退場了,還是給了她嚮導的身份,至少不要讓她太難看~

親愛的,你們只是不適合彼此~(嘆氣



---------

在走出這棟已經殘破不堪的建築物時,麥克相信自己是驕傲的,至少,他在即將崩塌的毀滅裡,救下了他在乎的人,麥克在面對包圍在白宮外的那些人,那些聽到消息慢慢圍過來的人,Night不喜歡被其他人看到自動消失在這個空間裡,牠有很多秘密的能力只有麥克知道,而麥克獨佔欲的部份也很大程度的影響了精神動物的性格,他的手搭在總統的腰上一刻都不想離開,那裡的皮膚帶著微涼的溫度,他的總統他的班在他面對驟亮的大燈而感到威脅的時候,輕輕的把手搭在了麥克的肩上,那雙摸過Night也摸過他的臉的手,那雙讓他感到安心眷戀的手,不著痕跡的按壓著他的肩膀,『麥克,我們安全了。』麥克看向那雙藍眼睛的時候,裡面是純粹的安心與愉悅,他悄悄的抓緊了他的總統,他的。

班傑明當然進了醫院,他雖然被敵人刻意的留下了性命,不過也各種內傷不少再加上左邊腹部上的那一槍,經過治療身上的傷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淒慘的幾乎全毀的白宮,在它的主人被安全的攙著走出來的那一刻似乎閃著戰士的榮耀光芒,他終於逃脫了任內殉職的惡夢,感謝所有為他犧牲的人感謝上帝感謝麥克,總統寢室的門在班傑明放空發呆的時候被敲響並推了開來,班傑明抬眼看向進來的人,「嗨!麥克,他們終於願意讓你進我房間了嗎?」明晃晃的笑容在班傑明的臉上揚起,一個月不見的總統依然整齊清爽的散發著朝氣,看著麥克的樣子早就看不到那天的蒼白虛弱,「是啊!在做了所有能做的測試之後,我復職了,長官,跟你一起。」麥克臉上沒有什麼明顯的笑容,但是班傑明能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已經沒有當初一人衝進白宮的時候來得緊繃了。

「過來,麥克,這裡沒有別人。」班傑明向著他的哨兵伸出了手,穿著睡衣披著看起來很柔軟的深色法蘭絨睡袍,長長了點的金色短髮軟軟的貼在臉上,沐浴在溫暖光線下的男人看起來整個人像在發光一樣,麥克輕輕的嚥了口唾沫他無法抵抗靠近的欲望,他靠上前去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班傑明的眼睛自始至終都落在麥克的臉上,直到他伸出的左手被握住了才下意識的看著他們緊緊握在一起的手,麥克的手跟人一樣很寬大手指修長,抓住他的時候很溫暖很踏實很有安全感,十幾天裡懸著的心終於落回了它原本應該待著的地方,班傑明握著麥克的手讓他靠在自己的床邊,他的視線順著那隻手臂的線條往上移動,然後他對上那雙一直都在注視著自己的眼睛。

麥克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只是伸出另一隻手撫上班傑明的臉頰,那隻手的小臂上帶著一道還泛著淺紅的痕跡,班傑明輕嘆一聲閉上眼蹭向對方寬大的掌心,他都要忘了眼前的哨兵也是個受了各種傷的傢伙,「這些都只是小傷,快要好了。」現在的氛圍又暖又輕鬆,他接受了班傑明的”坐到我身邊來。”的示意,小心的坐到了對方的床邊,「只是快要而已,麥克,我不喜歡你逞強。」班傑明空著的那隻手抓住了輕輕在他臉上摩蹭的手,將對方的兩隻手攏在了一起並用他的姆指摩挲著對方的,班傑明知道自己在心裡渴望著什麼,但當他的眼神碰觸到麥克左手無名指上的那個曾經戴過戒指的痕跡的時候,那種將要沸騰溢出口的渴望卻被硬生生的熄了火,他錯覺已經癒合的傷口突然疼痛的跳了一下,班傑明收回了自己的手。

「班。我今天會出現在你面前是有原因的,這一個月除了各種關於復職的測試之外,我還處理了一個關於私人的事情。」沒等班傑明完全收回自己的手,就被麥克快速的反握住了,他訝異的抬眼對上麥克的,他能聽出麥克臉上跟語氣裡的急切,一顆心又懸到了喉嚨口,「由於Night只承認你,而牠也很克盡職守的在你危險的時候通知我,基本上我是被綁定在你身上了。」麥克沒說的是,Night就是他的心他的另外一半的靈魂,牠只承認班傑明就等於麥克認同是一樣的意思,「綁定…是什麼意思?」班傑明瞪大了眼睛試圖從麥克閃爍的眼神裡問出什麼端倪,畢竟關於哨兵之類的常識他知道的沒比一般民眾來的多多少。

「就是…這個意思。」傾身上前覆上了對方的嘴,隔了一個月再次親暱的碰到對方,兩個人都忍不住嘆了口氣,班傑明沒有閃躲麥克舔著他嘴角的舌頭,他沒有多想就張開嘴巴放那條舌頭進來,然後瞬間就成了野火遼原,班傑明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壓倒在床上的,他也沒那個能力去多想,麥克壓在他唇上的吻漸漸帶著侵略意味,但他沒有抵抗,班傑明只是抬起他的手臂將渾身緊繃的男人擁住,失而復得的滋味太過美好,他沒有阻止這個早就越界的吻,當麥克願意放棄凌虐他的嘴的時候,班傑明覺得自己渾身都熱的厲害,他眨著不知何時濕潤起來的藍眼睛長長的睫毛近距離的搧動著,麥克覺得那搧在臉上的感覺像羽毛一樣輕盈又撩人。

「所以你要為了Night向我求愛嗎?你的妻子呢?」班傑明的聲音變得柔軟,他沒有拒絕也沒有回應,他的手輕輕的撫過麥克的臉頰,那裡的鬍髭有著新生的微微刺癢感,「我這一個月就是去處理莉亞跟我之間的事,我前幾天剛恢復單身。另外,我知道你沒有概念,但是班,Night就是我。」Night就是麥克的本能,唯一不會被謊言遮掩的靈魂之光,精神動物反映的是主人所有靈魂深處裡最純粹的渴望,一個眨眼的瞬間,班傑明就看到了那個從麥克身後竄出來的巨大生物,牠睜著那一雙班傑明再熟悉不過的漂亮眼睛,龐大的身體跳到他的床上距離他們兩個手臂長度的地方規規矩矩的蹲坐著,牠看起來跟一個月前不太一樣了。

「Night牠…是不是…」Night在班傑明視線可以補捉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正在改變他的毛色,原本接近深夜極度適合夜間潛行的毛色,在人類眨眼的下個瞬間從頭部一直延伸到尾巴尖端都挑染上星星點點眩目耀眼的銀白色,然後在下個眨眼之間又變換成原本的深黑色,「牠在變化,我本來以為這輩子沒有機會遇到這種事…」麥克的臉似乎紅了一些,他的身體也漸漸的感覺到來自生物性的催促,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向他的總統開口,他的哨兵本能已經自作主張的選擇了班傑明艾許做為伴侶的這件事,莉亞不論是做為一個妻子或是嚮導都是了不起的存在,只是麥克無法接受她,做為數量比哨兵更稀有的存在,莉亞對於接觸不到哨兵的精神圖景感到挫敗與傷心。

當麥克攙著美國總統從那棟破敗的建築物裡走出來的時候,她突然就了解到一件事,麥克班寧不需要她或其他任何的嚮導,他需要的是能與他並肩齊行能安穩守護他的心的伴侶,難怪她跟他自登記以來,從來就不知道對方的精神動物是什麼,那是她能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她的上司她的教育者從來沒有跟她說過,會有這種形式的結合,那個男人在麥克的靈魂上留下了足夠深的印記,那種印記太過深刻沒有人能夠動搖,莉亞苦澀的搖了搖頭,麥克的精神動物在她的眼裡看起來,正散發著一種純然的銀白色的美麗光芒,來自班傑明艾許的靈魂之光。

---------

好吧這是TBC~(不開心臉

评论(17)
热度(29)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