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影視/原創耽美> 危夜 (夜尊/章遠,鬼王梗,一發,完?)

CP:夜尊(鎮魂)/章遠(忽而今夏)

就...昨天萬聖節來不急寫完的應景文,純粹想要寫劇版那個兄控的夜尊,這邊沒有沈巍也沒有趙雲瀾,貌美如花的只有夜尊,然後可憐的章遠只好捨命陪君子了...(本來初稿寫的是居崽水仙)

寫得不好,原本的預想是直接開車,後來改成這樣,也就跟原本開車的大綱沒有任何關係了...

至於中間提到的"糾纏",看情況再決定寫不寫,反正我寫的不怎樣,能夠自給自足就行了。


-----文章下放-----


纠结缠绕的蜘蛛网,掉进网子里的猎物,任何一点点的挣扎都会引来猎人的捕食…章远明白得太晚,等他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对方的猎物,他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掌握里…他被圈禁在万鬼之王为他设下的陷阱里。

「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不要碰我…」瘦削苍白的青年忍不住浑身地颤抖,面前缓慢靠近的男人,有着一张好看到一点都不像人类的脸…对!他就不是个人,他是个鬼,一个貌美如花却凶狠如狼的鬼,还是个万鬼之王…

即使夜尊冷冷地笑着,那张脸依然美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他是从这世间最隐蔽污秽的恶气混沌里凝结而出的鬼王,偏生了一副人间最美好的皮相…章远明知道他是恶鬼之王闇夜之尊,却不能阻止他的心,正一点一点地被蚕食鲸吞。

「你喜欢我的…章远…从你让我出现在你眼前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对我的臣服…」难道不是吗?抛弃了自己的一切,一步步踏入了另一个男人的陷阱…这里怕是早在相遇的那一眼,就刻下夜尊的名字了吧?夜尊指了指章远的左胸。

「我没有!我不是!你乱说!我没有臣服于你!你不要…不要碰…唔嗯!」章远匡当一下撞倒了脚边的椅子,一阵慌乱之下他的双手胡乱挥舞,便碰倒了左边高脚小圆桌上的玻璃花瓶,花瓶就掉落在他的脚边,冷水跟碎片四散。

夜尊借着把章远捞进怀里的动作,抱着他避开了粉碎一地的透明玻璃,也避开了大面积喷溅的水渍,好瘦...简直是营养不良的瘦弱...夜尊仗着自己非人类的力气,把怀里惊慌挣扎的男人像抱个孩子似的抱起,然而夜尊身上的鬼气温度比山区气温还低,章远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别动!不然我就松手了!」夜尊的手凶狠的拍上了章远的屁股,说是全身上下没几两肉,却是手感最柔软丰腴的部位,夜尊挑了挑眉手里忍不住揉揉捏捏起来,章远努力挣了几下,对方却完全不当一回事。

「你…你你快点放我下来!快…啊?」章远两手支在夜尊肩上,身体不停地扭动挣扎,即使屁股上遭了掌掴也不妨碍他的抗拒,谁知道下一瞬他就被抛了出去,叫声还没来得及突破他的喉咙,他就被重重的砸在了房间里唯一的大床上。

夜尊也顺势的压了上来,大床受到重击只是很柔软的往下陷了些,但是章远像是受了惊吓的仓鼠,妄想要在鬼王的身下逃离,这不只难如登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夜尊明明是个鬼,但他的身体偏偏真实冰冷而且沉重。

「恐惧…真是最美味的调味料…」单手就把章远的双腕抓在了手里压在床上,几个月来被折腾的瘦了不少的男人,被恶鬼整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头昏眼花的喘着气,单薄的胸口上下起伏的有点急,敞开的领口隐隐约约透着一点粉。

「我…我对你一点用都没有…放了…放了我…」章远用力地眨了眨眼,他尝试着要挣脱的双手纹丝不动的被压在原处,而他想要踢人的双腿则被夜尊看起来不切实际的体重完全压制…焦急的大眼睛看的夜尊一阵想笑。

「谁说一点用都没有?你这个身体可是个宝贝,纯阳的身体极阴的命格…」夜尊笑的弯起了眼睛,早在这个男人一脚踏上他的蜘蛛网,他就感觉到他在等的那个机会来了,章远…这个家族里唯一仅存的血脉…

一手掐着章远细瘦的一双手腕,另一手则优雅地割开他身上不堪一击的衬衫前襟,割开,用的是那彷如青葱白玉般的手指,章远没能分出多余的注意力给胸前不保的衬衫,他像是炸了毛的猫咪一样,奋力的挣扎起来。

『怕只怕那个鬼王,存的不是什么颠覆世人的心…他的目标是你…』终于听懂老人最后一句话想说什么,章远满脸的惊恐,他瞪大了眼睛看骑跨在他大腿上的夜尊,鬼王极度漂亮的脸蛋上,是心满意足的微笑。

「你是孕育浑沌的最佳容器,比任何女人都还要适合诞下鬼王的血脉…」夜尊一脸笑靥如花的样子,除了那张漂亮脸上的精致五官之外,他整个人正在逐渐转化成另外一个形象,那是一个让章远大惊失色的形象。

「不可能…」夜尊的肤色变得几乎要跟身上的雪白衣物同化,连那一头微卷的黑发也在一个眨眼的时间里,瞬间柔顺的披垂在了连衣服都更换了的肩背上,章远一下子就失去抵抗的力气,原来夜尊就是一直辗转在他梦境里的男人…

「你每一次在梦境里与我的纠缠都是真的,你全身心的信任让我轻而易举,就把浑沌种在了你的身体里…」夜尊笑嘻嘻地低下脸亲了亲章远惨白的嘴,他的话彻底地把章远推入了无间地狱,原来早在章远来到这个山区之前,阴谋的转轮就开始运行了。

「居然…是你…」章远眼中一片湿热,一眨眼就有一颗水珠滚滚而下,这下换夜尊愣住了,可是也只是一瞬间的心软,他是千年前失足被镇压在这个山区小村里的鬼王,千年后那个镇压他的人,肯定要付出合适的代价才能弥补。

「是我,当然是我!我在你的灵魂上留了记号,只要你一转世我总是能清楚的知道。」然后愤怒地在这片重灵甲地之下制造出一次又一次的震央!他是当世鬼王,是从世上最深重污秽的浑沌之中生出来的孽障,怎么能被一个庸俗的人类困住几千年!

即使是因为盛怒而扭曲的脸,依然难掩其无上的美貌,夜尊的怒火突然消失了,存了千年彷佛几千万吨炸药的怒火,在他的视线飘向章远裸露在空气中,不再平坦的小腹上时消失了个彻底,呵呵…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夜尊留下的记号深埋在章远的灵魂深处,藏的又深又隐蔽…除了他本人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他等了许久许久,久到他几乎要忘了有这回事的时候,章远的魂光微弱的出现了脉动,被囚禁在地底深处的夜尊笑了,笑的身上无形的铁链都在颤抖,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响。

「放开…放开我…」章远眨了眨眼睛泪水流的更多了,如果这个鬼王说的是真的,那么这肚子在他来这个山区之前就揣上了…一思及那些个夜晚充满旑旎的场景,章远的脸就不受控的飞起晕红,他抬手想遮住脸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恢复自由。

但是他依然推不开压在身上的家伙,章远气忘记了害怕,一双手在夜尊身上使劲地推搡,而对方看起来不比自己厚实的身体硬是一动也不动,夜尊的掌心就贴在他只有一些鼓起的肚皮上,冰凉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浑沌没有实体,千万年前只育出了一个我,而你将要诞下我的血脉…你以为,你还只是个普通人吗?」夜尊笑的几乎全身在颤抖,章远瞪大了眼睛满脸写着不敢置信,心脏急剧地在胸口跳动,像是随时都要迸出喉咙。

鬼王的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人,那个千年以前,把他困在这一方重灵甲地的男人。只是那样冷酷无情的一眼,就让向来对感情懵懂的鬼王记上了永世,『你不让我好过,我当然只能拉你作陪了。』夜尊笑得就像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评论(12)
热度(25)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