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關雲長>番外-如霧1 (曹操/關羽,隱ABO設定,PG13)

放一下關二爺的側顏鎮樓圖~=///=



來實行我的污丹大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傳說中差點把我自己淹死的狗糧來也!!!!

哈哈哈我開始喪心病狂的撒狗糧啦!!!說好的狗糧丟出來了,接好了吃啊~(笑哭

這篇完全就是用來撫慰腐女心的戀愛文,我怎麼可能BE啦啊哈哈哈~(我是有良心小天使

寵啊寵,甄關羽當然要被金屋藏嬌養起來寵啊,姜曹操的男友力可以的啊~(強行無視歷史

其實算是亂污的夫夫談戀愛,想到什麼再寫進去好了,我覺得螞蟻要爬過來了,好可怕啊啊啊~(尖叫

放張大爺貌美如花的照片~:"D//


腿長2米8啊有沒有...(跪拜

----------


嫂子對不起,關羽讓妳失望了。關羽站在新起的墳前,眼前的新墳上還是一片黃土,他一直都把綺蘭當成親生的妹妹,為了救人他殺掉了更多的人,他希望這個同鄉的女孩真的能幸褔,就像是他也能得到幸褔,「你知道的,大人不可能會放著你不管。誒你別動,這些重物我來搬就好了。」張遼阻止了關羽想動手扛起米袋的行為,他盯著關羽隱約出現弧度的小腹,說真的,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接觸懷孕的男性。

好吧!他不應該驚訝的,這無關他們的性別,以大人對關羽的執著,拐到床上也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關羽鬆了手上的東西站到旁邊,那天,他負氣離開之後根本沒走多遠,就暈倒在馬車旁邊了,他已經不是只有一個人的身體了,根本支撐不住這十幾天來大強度的運動量,更何況他之前還曾受到到毒傷,這孩子還能活到現在也實在是堅強的很,張遼看著關羽那摸著肚皮發呆的樣子,忍不住搖搖頭。

「你當然可以照顧自己,但你得讓他照顧你啊!這可是他的天職,要不是大人得看著那群不靠譜的傢伙,他才不會讓你一個人待在這。」張遼笑了笑,關羽摸著肚子站在那裡一臉窘困的樣子可真有趣,可惜的是大人看不到,「誰要他照顧!」關羽轉身就往房子裡走,張遼失笑的搖了搖頭,接著他看了看不遠處隱藏在樹蔭裡的人影,明明就跟著過來了卻不願意出來面對面,張遼嘆口氣,「我把東西都放好了,大人還說,他今晚會過來見你。」他還特意故意放大了音量。

「不希罕!」屋子裡的男人放聲大喊,門外的張遼放聲大笑,自然也被躲在陰影裡的人瞪著,他才不管呢!憑什麼這兩傢伙談戀愛,總要扯著他當中間人?關羽背靠在門上,兩手都放在自己不是很顯眼的腹部,他最終選擇留下了,關羽從來不在乎自己的人生,可他在乎孩子的,他自己是個亂世孤兒,他不希望他的孩子是…關羽一個月前在這間小屋裡醒來時,就托了人去信向劉備辭行,他表示自己決定歸隱山林再不理世事。

他任性的拒絕再為別人而活,最近天氣涼的很快,這山裡過不久就要開始飄雪了吧?想到張遼前些日子運來的柴薪還沒有處理,關羽打定主意,要是曹操真的來了就叫他去劈一下好了,為了肚裡的崽子這可是一個父親該做的事…背後靠著的門板被敲響,嚇了關羽一跳,「張遼,你東西搬好就可以…離開…」用力而不滿的拉開門怒吼,卻在看到敲門的人之後,硬生生的把滾這個字給吞回肚裡。

「呃…張遼離開了,我等不到晚上再見你,我能…能進來嗎?」相隔了三十幾天沒見,關羽眼框瞬間發紅,他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彼此僵立對看了一會之後,關羽就側過身給曹操讓了個通道,「這地方是你的,想進來問我幹嘛!」很明顯的,關羽覺得委屈了,瞪了曹操一眼就轉身往屋內走去,那個絕決而去的背影在一個月裡瘦了一圈,這個人應該要被他保護著的,曹操快步走上前,在關羽要掀開內室簾子前抓住了他的手。

「雲長,我…很想你…」幾乎整個人都要被淹沒在身後這個男人的懷抱裡,關羽看著自己的手被人握住,憋了整整一個多月的委屈心酸一股腦從心底湧出,雖然終於肯轉過身來,關羽的眼睛始終垂著不願意看向曹操,「謝謝你…給我的容身之處,等孩子生下來,我會知趣離開的…」說出來的話一點底氣也沒有,誰都聽的出來關羽這是在跟曹操生悶氣呢!「你已經拋棄劉備了,能去哪呢?」曹操嘆了口氣把人給攬進懷抱裡。

「不關你事,不用你擔心…」聲音都給悶在了對方的肩窩裡,明明在發脾氣,但是一被抱住就開始軟綿綿的撒嬌,曹操覺得整個心都要融化在這個人的身上,「是是是,都是我不對,我應該要早點來看你的…」輕輕的抱緊懷裡的人,曹操的心被溫暖填的很滿,他在自己的臂彎裡,守住了一個天國,「我餓了…」低頭看著半張臉都埋在自己肩上,含糊囁嚅著喊餓的傢伙,頓時覺得心又更軟了點,關羽用臉輕輕的蹭了蹭曹操的肩。

「我帶了些吃的喝的,來看看合不合胃口?」一手抓著關羽的手,一手輕輕撫過他的臉側,曹操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的溫柔都用在這人身上了,「嗯。」關羽揉了揉眼睛,突然的安下心來讓他覺得疲憊極了,又餓又累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隻小貓一樣柔軟,曹操身上的氣息讓他安心,加上曹操身體十分溫暖,於是關羽就整個人都趴在他身上不想動了,還不時的把臉蹭到對方的衣領上磨著,曹操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樣是想睡了還是想吃啊?」把人整個都往自己身上攬緊了,這個男人是怎麼自己一個人走到現在沒被老虎吃掉的?「吃,這個鬧不得餓。」關羽倒是睜開了眼睛,他微微後撤身體,單手摸了摸有點雛形的肚皮,以往都是他用張遼運來的食材自己張羅,有時候懶了就使喚一下張遼,今天既然崽子的爹出現了,他當然不會客氣,「那好,你在這坐著等,一會給你上菜了。」把人給牢牢的按在椅子上,曹操開始忙乎起來。

就像張遼說的那樣,關羽的食欲非常不好,整個人幾乎瘦了一圈,桌上的食物都是依照關羽的喜好做的,他卻沒有動到幾口,還有一些光聞到味道就先吐了個翻江倒海,「我吃飽了。」嚷著肚子餓的人,連一碗飯都吃不完,最多就喝了幾碗雞湯,然後他就無精打采的坐到一邊去了,等曹操收拾完回過頭來,坐在寬背椅上的男人已經趴在那睡著了,身上還披著曹操的大披掛,整個人縮在披掛下看起來更加的柔軟無害…

木製的椅子上只鋪著薄薄的墊子,趴在上面其實並不舒服,曹操坐到他身邊的動靜其實弄醒他了,關羽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但被曹操連著披掛給摟進了懷抱裡,「沒事的…沒事,你好好睡著,我抱你進屋去。」本來就不高大的關羽,這下更是整個像個團子一樣給高大的曹操圈在臂彎裡,他把臉貼在曹操的頸邊蹭了蹭,像隻跟主人鬧親昵的小貓,曹操一手圈住關羽的腰背,一手勾著他的膝窩,輕易就把瘦了一圈的男人抱起。

冬天穿的衣服能騙人,但實際上把人抱在臂彎裡掂著的重量,又比一個月前輕了更多,看著關羽臉上掩不了的疲態,他真是後悔讓這個男人懷上孩子…「你在想什麼呢…」被放到床上的關羽睜開眼睛了,他笑著看著兩手支在他身邊的男人,「在想我媳婦真好看。」半個人都俯在關羽身上,床上的男人因為懷孕身體發生變化,已經有好一陣子臉上不發鬚,加上他本來就十分好看的容貌,曹操故意逗著他玩。

「什麼媳婦!欠打嗎你?」關羽瞪大眼睛漲紅了臉,眼看就要生氣的推開身上的男人,曹操連忙把人壓回床上躺好,「是是,雲長兄可是我的貴人。」也不是真的在生氣,關羽掙扎的動作沒用上什麼力氣,由著對方把他兩隻手腕都壓在床上,氣氛在一瞬間變的親昵柔軟,關羽感覺到來自曹操身上的,他已經非常熟悉的氣息漸漸地將他攏了起來,「你今天…能待多久…」關羽咬了咬下唇,水亮的眼睛裡閃著柔軟的不確定,那神情擰痛了曹操的心。

「我今晚會留下來…」曹操其實是想把人直接帶回自己宅邸的,但考慮到關羽的名聲已經不起更多的毀壞,而且,讓關羽出現在眾人眼前,他無疑的就坐實了叛徒的罵名,也等於是把關羽直接推到風口浪尖上,曹操不會冒這個險,這個男人是他在世上最寶貝的人,無論如何他都要保住關羽的名聲,以及讓他們父子平安。 


-----TBC-----

评论(34)
热度(30)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