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錦衣衛> 眠龍-篇二 (青龍中心,主判青,懷孕提到,PG13)

貼一張青龍大大的美顏鎮樓圖!!!

實行我的污丹大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喊了很久的判青饑荒,我終於還是割了自己的腿肉,全程蘇青龍大大!!青龍大大的魔乳萬萬歲!!

話說我篇一就已經BE了不是嘛??(硬要說

為何篇二居然開始走溫情暖心路線??還讓判青開始培養感情啦~(青龍大大傲嬌

放一張餓呆了的葉吸腐,配上那個小瓜呆髮型一整個讓人母性大發~XDD


(好想投餵他啊~QAQ

 

PS.喬花沒戲份,女殺手脫脫我很喜歡,就放進來意淫揣著包子的青龍大大了,然而此篇判官強勢怒刷存在感,世紀暖男啊~XDD

然後整篇都是我亂掰的,『』中間的對話幾乎全自創,反正就是我自己的妄想,青龍大大依然全程女王。XD

----------

『我都忘了,你現在可不只是一個人。』懷著孩子這件事,說破的是那個女殺手,青龍手裡斟著兌了水的酒,停頓了那麼一下子,長長的睫毛撓人心的刷了幾次,脫脫即使矇住面也能清楚感覺到,身邊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更鮮明了,那是一種帶著生命氣息的新香,真是可惜了…脫脫帶著邪氣的眼睛盯住了青龍的側臉,視線順著精緻的側臉線條一路往下,停止在被層層衣料包裹的腹部之上。

真是一個好看的男人…就好像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有的家人那樣,這個樣子威嚴峻厲的男人,卻身懷如此鮮活的秘密,脫脫有點嫉妒那個捷足先登的傢伙,但在青龍看過來之前,她轉開了自己過於直接的視線,沒有伸手去碰那碗斟給她的酒水,袖子裡的手,已經悄悄的撫上了纏在腰上的細刃,真是可惜了…選錯投胎的肚子,就不會有機會來到這個世間了…

『你的惡夢,很快就能完結。』青龍慶幸只有自己一人面對,刀光劍影的對峙,他還能記得,被那柄軟劍刺中的疼痛,彷彿蛇信般的毒辣,舔上青龍從匣中抽出的精鋼寶刀,帶著蛇鱗的劍身發出刺耳的警告,青龍險險避開曳頸而來的蛇信,他打不過這名身手利落劍法妖異的西域女子,連環快劍難攖其鋒,能閃則閃的青龍,一個不注意被蛇劍劃破衣物割傷皮肉,順著她的劍勢摔了出去。

脫脫人如其名,以脫下的衣裳迷惑對手的視線,事實上她的速度奇快,世上無人能出其右,青龍皺著眉頭,在完成任務之前,他是不會倒下的,左手悄悄的撫上小腹,對不起!請再多支持一些時間…他暗自在心底祈求,請原諒他的任性,他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從地上彈起,青龍毫不戀戰,執起匣子打開機關,這個不會說話的老朋友,再一次的拯救了他出虎口。

『你跟了多久?』不管青龍躲在哪裡,總有一個男人能找到他,放下手中沾了血的濕布,青龍不久之前才與他分開,他沒有回頭看向來人,他的十四勢離的有點遠,但青龍不擔心來人會傷害他,腳步緩慢的踱到身後,昏暗的光線掩不住青龍久經鍛練的飽滿身形,身後的人蹲下身子貼到青龍背上,伸出手來接過青龍手裡的濕布,重新沾了水擰乾,然後用那塊布輕緩的圈住這個男人太過細緻的手腕。

『夠久了,所有我該知道的,跟不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判官漂亮的臉就貼在青龍耳畔,青龍的視線膠著在壓著自己手腕的那些手指,隔著擦洗用的濕布,一點點的向著他的手肘,畫著圈前進,青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圈進了只屬於大漠的冷硬氣息裡,他赤著的背部貼在年輕的判官身上,心臟跳的莫名飛快,最終他放軟了姿態,允許自己對年輕人示弱,判官的另一手終於將人圈進懷裡。

總是能在所有人之前找到他,判官輕輕的把一個吻印在青龍脆弱纖細的頸側,輕輕的把長髮撥到另一邊,就像他們的初夜,判官的氣息捲住了青龍,扔掉手裡的布,他直接就握住了青龍意外白淨的手腕子,心臟漏跳了一拍,青龍抓住判官往他腹部摸來的另一手,就在肚臍下方的地方,那裡睡著一個孩子,一個他們共有的孩子,隔著褲子的布料,判官的手強勢又安份的放在那裡。

『為什麼留下它?你明知道它會拖累你。』被另一個男人圈在懷裡,讓同樣是男人的青龍感到有點彆扭,可是當判官的手,輕輕揉著他的手腕內側,與他還沒顯懷的腹部時,那種違合感居然莫名地消失了,他不是對另一個男人示弱,錦衣衛不會向任何人展示弱點,但是…青龍垂下了密緻的睫毛,嚴肅臉龐上的顫抖神情卻是極其細膩的,判官只能看到他的側臉,但他能猜到這個男人內心的痛楚。

『我不會殺掉我自己的孩子,就算是為了活命也不會。』青龍睜開眼睛,他又想起了他的哥哥,耳邊彷彿又聽到了那一日的鈴噹聲響,他為了活命,結束了親哥哥的生命,那是他心中永遠的惡夢,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都在提醒青龍,他是踩著誰的屍體上位的,那一夜荒唐之後,他並沒有吃那帖用來滑胎的藥,他不忍心不捨得,這個孩子將會跟他緊密相連,用他的血肉來撫育這個只屬於他的親人。

判官沒有再說話,他只是換了個姿勢,讓青龍能夠更舒適的躺在他懷裡,青龍跪坐在一旁看著年輕的男人忙了一陣子,然後向著青龍的方向張開雙臂跟胸膛,青龍披著裡衣跟罩衫,他皺緊了眉頭微微不滿的瞪著判官,他回頭看了一眼被立在牆邊的十四勢,心裡盤算著抽出刀來需要用多少時間。

『別那樣看著你的武器跟我,我只是想讓你躺的舒服點,你身上的傷太多了。』年輕人有一雙漂亮極了的眼睛,青龍把眼神拉回到判官的身上,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年輕了,可是這個年輕了他十幾歲的男人看著他的眼神,卻好像看著什麼寶貝似的,青龍覺得有點手足無措,他的價值向來都是他自己創造的,但這一切到了這個年輕人面前,就像拳頭打到了棉花裡,柔軟的能讓人心疼。

青龍嘆一口氣,他點點頭表示同意對方的說法,其實他也不得不承認,待在判官的身邊感覺很好,坐到了判官為他圈起來的空間裡,被年輕人自身的氣息包裹,那種融入骨血裡的平靜,緩緩滲透進青龍一直以來都緊繃著的靈魂裡,他背靠在那個比他高出快一個頭,卻沒有比他壯多少的年輕人身上,判官的雙臂圈住了青龍,雙手抓著青龍的雙手,輕輕的攏在他的身前,青龍沒有反對。

『你知道的,我只是在利用你。』青龍側著頭看著判官那張年輕而好看的臉,兩個人的體溫碰在一起舒服的讓青龍難得的打起瞌睡,天知道他有多久沒好好地真正休息過,錦衣衛的工作是高強度的,每天都精神緊繃的又活過一天,當他察覺到自己懷上時,他的精神狀態糟到最高,他終於抵不住眼皮的沉重,他一直都很累,為了朝廷,為了皇上,為了尊嚴,他一直在壓搾自己。

『當然,只要你開心,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青龍不會懂得,眼睜睜看著他跟脫脫廝殺的判官,心裡的掙扎,他不是不想幫忙而是不能,就只是不能…事關一個男人的尊嚴,青龍只能自己去戰鬥,判官捏緊了別在腰間的彎刀,他突然覺得,他跟眼前為了自己而戰的男人,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認清事實後心底空落落的,那個男人,永遠都是錦衣衛,他與他唯一的連繫,只剩下青龍腹中那個小小的火苗…

-----據說依然是個見鬼的TBC-----

评论(14)
热度(15)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