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錦衣衛> 眠龍-篇一 (青龍中心,主判青,懷孕提到,PG13)

貼一張青龍大大的美顏鎮樓圖!!!


實行我的污丹大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喊了很久的判青饑荒,我終於還是割了自己的腿肉,全程蘇青龍大大!!青龍大大的魔乳萬萬歲!!

這種人間胸器怎麼好意思不寫個生子來污一下咧??(看起來儲備糧很足啊XDD


看那渾圓飽滿又堅挺的胸型,妥妥的D CUP有沒有~XDD

PS.喬花戲份最少,女殺手脫脫跟老公判官的戲份勢均力敵,快寫完發現忘了玄武,於是想辦法把他卡進去了。

然後整篇的時間線是打亂的,『』中間的對話電影台詞跟自創都有,反正就是我自己的妄想,青龍大大全程女王無誤。

-----文章開始-----

被利刃刺進胸膛的時候,他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本來,他可以跟著喬花一走了之的,喬花的苦苦哀求跟眼淚,他不是沒有心動,伸手抱緊了這個堅強又可愛的女人,如果他不去動手了結這個叫做脫脫的殺手,最後他們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如果他能活著回來,他答應一定會去找她,就像判官曾答應他的那樣。

『你要我做的事,我一定會去做,不管你是騙我還是不騙我。』他仍能記得喬花的輕柔低語,他負了這個情深意重的女子,他利用了這個溫婉娉婷的女子,明明知道自己不能也無能給她承諾,甚至是給任何人承諾,但是,他依然給出了自己做不到的承諾,就像那個年輕的大漠判官一樣,輕易給出了自己不可能做到的承諾。

青龍之所以能當上首領,不只是因為他武功好,很大的部份是他很聰明。野心人人都有,但他懂得把野心藏的很好。當年他爭贏了他的哥哥,也是因為他的哥哥對他心軟,只是差之毫釐的一念之間,青龍把匕首刺進了哥哥的胸口,溫熱的鮮血濺了他一臉,反手抽出染血的匕首,他最終沒有去看兄長死前的最後一個表情,但他很清楚那雙眼裡最後映出來的,是他。

從此,他再沒輸過,在錦衣衛裡升職的很快,不過十年他就成了錦衣衛裡的第一高手,青龍之名猶如探囊取物般,冷酷、絕情、不茍言笑,膽敢挑戰他的人絕對不會有第二次機會,當年一起活下來的兄弟跟著他一路披荊斬棘到現在,風霜沒少在眾人的臉上留下痕跡,錦衣衛是皇帝的私人殺手,死在青龍手上的人,他已經不記得他們的樣子,但他不會忘記從那些人身上流出的鮮血的溫度。

『放心,我很快,就會送你們...父子上路。』冷酷豔麗的外族女殺手,異常溫柔的盯著,穿回了錦衣衛正裝的男人的腹部,他就站在這破廟裡等她出現,不需要言語對話,脫脫冷豔的一笑,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再失手,她背負著義父的希望,她要為義父站穩第一道防線,所有擋住她義父前進之路的絆腳石,她都要一個一個的除掉。

破廟裡還保留了許多殘破的神像,微弱的燈火是青龍一個個點起來的,他不信神佛,在錦衣衛裡打滾多年,他從來就只相信自己,跟他背上只有最強者才配擁有的十四勢寶匣,他的老朋友…從來不會評論他人生的意義,無怨無悔的陪著他十個年頭,錦衣衛的路是短暫的,他從不後悔走上這一步,雖然命運並沒有給他選擇的權利。

刀光粼粼劍影綽綽,青龍知道光靠武功他是打不過脫脫的,這個女人冷酷無情又無牽無掛,好像是軟鞭的長劍就像她肢體的延伸,他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被打倒在地的時候,胸口氣血翻騰,下腹部的地方開始隱隱作痛,翻身閃過往胸口刺來的毒辣劍尖,倘若再正面迎敵,下次不會有逃脫的可能,他可以死,可是他要拉上這個女人墊背!

『青龍,你要搶的是什麼?』他知道了。那個夜裡的激情過後,他跟他什麼都沒說,年輕的判官一下子就認出了那個晚上跟他滾到一張床上的,就是眼前這個長了他許多歲的男人,青龍就站在他眼前一閃也不閃的,迎著朝他脖子砍來的彎刀,他從年輕男人的漂亮眼睛裡看的出來,這個男人絕對認出自己是誰了,他杵著匣子一動也不動。

他同樣利用了年輕的判官,為了他自己的願望,他用自己去換來那個年輕人的關注,他們始終是相對無言,枯黃的硝煙與大漠的沙塵,擋不住年輕人的視線,在避開所有人的地方,青龍被攬進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裡,他沒有掙扎不能抗拒,那個晚上的記憶是深刻在骨子裡的,心口軟的發酸,自從刺死兄長以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我會幫你,就算你並不需要別人的幫助。』附在耳邊的聲音年輕的讓人驚訝,但那個年輕的聲音裡的承諾,卻重逾千斤,青龍說不出話來,那承諾太過沉重,只是一個意外地晚上一場意外的情事,青龍的雙手只知道緊緊的握住刀,然而現在的此刻他身體發軟手足無措,他甚至不知道,只要伸出手就能圈住這個年輕人的肩膀。

『我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強,我為自己爭取,有錯嗎?』看著眼前不停顫抖的玄武,青龍甚至連刀都還沒亮出來,這個才成為叛徒的孩子就嚇的連自己的武器都要握不住了,青龍搖搖頭,他知道這孩子想上位的野心,這是他進步的動力,他並沒有阻止玄武這樣的想法,但是,當這個孩子走錯了路,對位在青龍的他萌生殺機之後,青龍拔出了自己的刀。

玄武始終逃不掉死在青龍刀下的命運,他對任何人都能狠,尤其是他覺得該死的人,一刀劃開那個孩子的喉嚨,青龍面無表情沒有猶豫,就像他殺的其他人,青龍的刀很鋒利,青龍的心也是,玄武不該對他有二心,就算有二心,也不應該讓他一眼就看穿,青龍冷漠的看著玄武倒在一片荒涼裡,那張年輕的臉上,凝固的是不甘心。

他知道,他是用力過度了…下腹部的沉重疼痛在提醒他,他們父子的緣份將盡,青龍看著脫脫的細劍從左邊的胃部刺進身體裡,她刻意避開了小傢伙藏身的地方,但是青龍不會感激這樣的禮讓,他回手一刀刺進對方的胸口,脫脫吐出了鮮血,自從她查覺青龍的秘密,她就有意無意的避開那個地方,她答應要幫義父的忙,可她始終狠不下手。

『在我完成任務之前,誰擋我,無論是朋友還是敵人,他都會先倒下。』青龍能活到現在,靠的不只是武功高強,更多的是因為他夠聰明,而且狠的下心,他對誰都狠的下心,身上已經傷痕累累,鮮紅的血不停流出體外,他捂著腹部,身體沒有一個地方不痛,他付出了他能擁有的一切,年輕的判官問他到底要搶什麼?尊嚴。他這麼回答。

青龍,甚至不是他真正的名字…青龍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名字,錦衣衛養大了他,錦衣衛就是他的家…在與同樣重傷的脫脫同歸於盡,利刃穿胸而過的時候,青龍想起了被他殺掉的親哥哥,想起了背叛了自己的玄武,想起了喬花跟她的家人,想起了大漠的風沙,想起了那個年輕的大漠判官,和那雙眼睛裡裝著的,整個夜空中最漂亮的星光。

倒在地上的時候,青龍覺得鬆了口氣,這一生,他負了很多人,欠的太多無法一一償還,原諒他太累了,眼前的世界變的模糊,他騰出一隻手極緩慢的覆在了還很平坦的腹部上,隔著層層的衣物,他欠這個意外的小生命一個出生的機會,在他註定要死去的時候,唯一能讓他感到安慰的一件事,是他終於,不用再繼續孤獨下去…

-----這裡是寫了半天還開不了車的苦逼TBC-----

评论(19)
热度(22)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