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德古拉/弗蘭肯斯坦> 未寒 -1 (亞當/德古拉,NC17,AU,拉郎文)

本著愛他就要讓他受的規矩……(沒有這種規矩

這次下手的對象當然就是咱家老大啦!
德古拉裡的風騷吸血鬼跟弗蘭肯斯坦裡的暴走科學怪人~XD
不過依照作者話嘮的程度第一篇肯定是普級的~XD
BUG跟OOC是肯定有的,拜託大家高抬貴手啦!>3<

==========

那個醜陋惡魔頭子從地獄裡召喚出來的據說是祂兒子的靈魂沒能成功依附到亞當的身上,『你有靈魂?這不可能!』亞當清楚記得那個魔鬼頭子那張機關算盡,心血卻付諸流水的嘴臉,他毫不保留的把對方燒成了渣渣沖到地獄的最底層,『我不會強迫你留下,但不管你走到哪裡都躲不開我。』腦袋裡閃過一個蒼白的男人的臉,亞當惱怒的握緊了雙手裡特制的銀色鐵椎,他巴不得把這兩根東西用在那個厚臉皮的男人身上…不,那個男人並不是人類,真的要說的話可能來自比化成灰燼的惡魔們還要更深沉更黑暗的世界,亞當能感覺到自己的胸口那顆曾經死去,後來又被賦予新生命的心臟正在恢復戰鬥前的寧靜,他終於知道惡魔之子的附身為何會失敗了,因為那個以人類為食來自舊世界的古老傢伙,在他的心臟裡藏了一個專門留給他的詛咒,而德古拉的永生有多久,詛咒的效力就能有多久。

告別了夜行神龍的女王,亞當帶著滿腔的怒火前往他曾經住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地方,他離開的時候重傷了那個據說是長生不死的吸血妖怪,亞當那時候還內咎了好一陣子,看樣子都是多的!早知道他就不該手下留情!亞當的怒氣彷彿有形體似的包裹在他周身,加上他臉上的縫合疤痕讓他看起來就像是索命惡鬼般地可怕,難怪那個老傢伙當時會這麼輕易的被他暗算!「是嗎?他往這裡來了?」手上的動作稍停,德古拉抬起頭來看向從窗外飛進來報訊的蝙蝠,只停留了幾秒鐘的時間他就恢復原本在進行的動作,在把腰側血肉模糊的傷口包紮好之後,起身的時候順手抽起掛在椅背上的及地黑色長棉袍套在半裸的身體上,當大門被兇狠踹開的時後他在腰上綁了個結實的結,他轉身面對的是一個怒火沖天的科學怪人。

許久不見的那張滿是縫合疤痕的臉讓德古拉心裡漫生了一種病態的懷念感,而德古拉就像過去那些數不盡的無聊日子裡的形象一樣,蒼白的皮膚上看不出時間的流逝,粉色的嘴唇在那張俊美的臉上勾起了一個能要命的彎角,房間裡點起的油燈昏黃的光線在他的綠眼睛裡反射出水晶般的剔透感,他根本不用做任何事,光是站在那裡的樣子就足以讓所有人為了這樣的美貌飛蛾撲火,亞當喘著氣一肚子火的狠瞪著離他咫尺的怪物,亞當被叫了一百多年的怪物卻連德古拉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上,當這個真正的怪物就站在他眼前的時候,亞當的心裡瞬間猶疑了起來,德古拉眉頭一下也不皺的直視著眼前同樣不能稱之為“人類”的男人,「不給父親一個擁抱嗎?」德古拉的惡意彷彿一桶冷水將亞當澆了個透心涼,「你這混蛋可不是我的父親!」亞當的怒火重新被德古拉點燃。

蓬鬆柔軟的深色捲髮熟悉的襯在那張蒼白的臉側,亞當從背後抽出了專屬於他的雙椎,尖端被打磨的鋒利非常,他發誓這次絕對要處理掉這個厚臉皮的吸血蝙蝠,黃昏的餘輝舔過那對武器的尖端,眼尖的德古拉識破了尖端閃耀的成份是純銀,「你覺得這些破銅爛鐵能傷害我?」敏捷的閃過刺到眼前來的武器,單手就撥開殺氣騰騰往臉上刺來的椎尖,燒灼般的疼痛從指尖傳了過來,德古拉皺起了深色的眉頭,身為這個世界無法測定年紀的古老生物,銀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要不了性命但卻很煩人的毒物,「沒錯,雖然它殺不了你,但至少它能讓你痛苦。」銀椎在亞當的手裡翻了個花,過膝的大衣下襬因為他的動作飄成了鋒利的邊緣,被分走了注意力的德古拉只堪剛好避開往他眼前刺來的椎尖,亞當手腕一翻尖銳的武器便劃傷了德古拉的左側臉頰,另一根銀椎則劃破了德古拉肩膀處的衣料,他應該能輕鬆避開的但他沒有。

明明是個怪物流出的血卻是鮮紅色的,絲線般的紅色液體沿著德古拉蒼白年輕的臉龐淌下,傷口並沒有像亞當曾經看過的那樣瞬間消失,它讓德古拉看起來就像個普通人一樣,德古拉感受到了亞當真的想殺掉自己的決心,他閃過致命一擊之後搖晃著往後退了好幾步以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抬起手擦掉臉上的那一抹血痕,當手指離開臉頰的時候傷口連一點痕跡都沒有了,「你受傷了?你怎麼會受傷?」亞當眼尖的發現了德古拉的舉止異常,真正疑惑的是誰能傷的了這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他瞇起了燃燒著怒火的藍眼睛彷彿能透視似的在德古拉身體上下打量,「說的好像你真的在意似的…」德古拉笑開粉色的嘴唇隱約露出底下森冷的尖銳犬齒,他沒閃過亞當的攻擊是件很不對勁的事,亞當握緊了手裡的武器腦筋動的飛快,傳說裡活了上千年的怪物不可能會躲不掉另一個只有百歲的怪物的攻擊,「我當然在意!你的命可寫著我的名字,只有我能碰你!」強烈的獨佔欲從那雙深邃的藍色眼睛裡鋪天蓋地的洶湧而來,德古拉又後退了兩步之後就不願意再退,那雙水晶般剔透的藍綠色眼睛,漸漸地被腥紅色掩過。

德古拉從沒想過會被個用屍塊拼湊起來的毛頭小鬼給激怒,完全變成腥紅色的雙眼緊緊鎖在亞當身上,一種讓人毛髮豎起的直覺彷彿電流般從腳底竄上腦門,亞當感受到了莫名的口乾舌燥,在空白了幾十年之後又再度被挑起的刺激感,不給對方思考的機會亞當幾個踏步撲上去用手裡的武器照著德古拉的臉就劈下,撲空了之後才發現哪裡還有德古拉的人影,「你的?是誰給你的錯覺?」貼附在耳後的聲音低沉沙啞裡帶著甜蜜的危險氣息,亞當寒毛直豎迴的瞬間他就被狠狠的踢了出去!武器也在同時脫手而去,幸好多年的戰鬥經驗讓亞當立刻做出阻擋跟支撐的反應,落地的時候才不致於摔的太過狼狽,啪!的一聲亞當沒能從地上跳起來就被一個黑色的人影壓坐在身上,一隻蒼白的手就掐著亞當的脖子將他牢牢的釘在冷硬的地面上。

=====TBC=====

评论(4)
热度(7)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