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全面攻佔1>番外_冰川 (2) (哨兵!MIKE/嚮導!BEN)

跟正文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只有部份衍生的嚮導BEN終於生出來了~:"D

不寫嚮導是有原因的...因為我會把BEN寫的超級苏啊啊啊~

PS.有專職吐嘈的原創角色~

篇名一樣是精神動物的名字~

設定成天上飛的鳥啦~XDD

外型參考這隻BUT眼睛改成藍色~XD(看起來像鵰之類的

不喜歡柔軟好推倒的嚮導,所以就牠吧~XDD

對不起我依然不是個照著傳統來的好作者~(掩面自省



---------

這是個意義不明的尷尬情況,班傑明肚子上那個槍傷還沒有完全好,他是坐在病床上接見這兩個據說"非見總統不可"的傢伙,鑒於特勤隊死傷慘重,那位單槍匹馬把總統救出水火的前特勤組長,得以在總統的直接命令下暫時出現在總統病房裡站崗,那道命令大概要在半個月之後才生效,不過對於麥克的提早上班大家也都睜隻眼閉隻眼,畢竟他都不辭危險的把總統救出恐怖份子的手中,基本上也不會有人再質疑他的忠誠度,更何況麥克還是個特A級的哨兵,有什麼會比一個哨兵待在身邊更安全呢?班傑明溫和的看著眼前被麥克周身的低氣壓,悶的半天沒出聲的這兩位先生。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我得接受塔的測驗?以評定我的嚮導等級?老天…我都超過四十歲了…你們確定還要這樣整我嗎?」班傑明笑的非常溫和就像他一直以來的形象那樣,但是站在他身邊的,傳說中單槍匹馬殺進白宮,救出總統跟總統獨子的超級哨兵就沒那麼好說話了,那個烏雲蓋頂的低氣壓毫無懸念的從麥克站著的地方幅射出來,「這是為了您好也是為了國家好,總統先生!您的嚮導本能起步的晚,如果失控將會造成非常大的傷害,這只是個小小的測驗,由我旁邊的嚮導崔佛先生進行即可。」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的事,班傑明習慣性的轉過頭看向跟華盛頓紀念碑一樣,在病房裡昭示著存在感的哨兵。

「總統的身份特殊,他沒有必要接受塔對於他能力等級的區分,畢竟你們連我的等級都分不出來了。」麥克看著他的總統拋過來的眼神下意識的往前站了一步,原本雙手背後的預備動作變成了具有保護意味的微微用力姿態,塔裡派出來的兩個代表為那帶有威脅的動作吃了一驚,但不管是哨兵麥克本人或是身為新生嚮導的總統,似乎都沒有很在意那種佔有意味濃厚的示威,總統先生對於自己的特勤逾了矩的行為非但一點也不介意,甚至看起來對哨兵這種充滿保護與佔有慾的行為感到有趣,這是很明顯已經結合了的一對哨兵跟嚮導,原本對嚮導極度排斥的麥克班寧居然自主選擇了他的老闆,一個新生的嚮導當他的伴侶?向來讓塔頭痛的不合作哨兵班寧,果然又擅自作主了。

「你不能擅自霸佔一個初生的嚮導。這是不合乎規定的,麥克班寧。」被稱呼為崔佛先生的男人皺緊了眉頭,那雙深色的眼睛裡投射出的絕對不是什麼友善的視線,「不要對我使用嚮導的能力!」麥克那雙透著水晶光澤的藍綠色眼睛突然的瞪大,他不能自己的後退幾步直到撞上矮櫃,他不怕面對一個強大的嚮導,但是對那種動不動就想用精神力來讓人聽話的行為還是感到一陣噁心,突然那種讓他反抗的黏膩感被一道暖流隔離開來了,麥克訝異的看向自己突然被抓住的手腕,他的總統正用那雙漂亮的透藍色眼睛對他笑著,源自班傑明的意識暖流就像強力的衛兵一樣,在麥克的精神圖景之外矗立起更加堅定的圍牆。

Glacier的出現非常突然而且強勢,牠撲騰著巨大雪白並閃耀著碎金的羽翼出現在麥克跟班傑明的面前,一雙強壯的像能撕開一個人的鮮黃色爪子示威的張開之後,緊緊的抓住班傑明床尾的粗鐵欄杆上,牠面對著那兩個來自塔的男人毫無畏懼,麥克有點被這頭禽類的尺寸驚嚇到,他看著那頭巨鷹流線型的背影又看了看瞇著眼睛彷彿難掩得意的總統,打從知道班傑明覺醒成為嚮導之後,麥克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的精神動物,那頭全白中灑著碎金的海鵰怎麼看也不太像是一般嚮導能擁有的精神動物種類,可是…麥克覺得心跳加速了起來,他反手握住了班傑明的手,無聲的傳達他對這個強大嚮導的讚賞。

崔佛笑了出來,有一天能看到麥克班寧心甘情願的被嚮導綁住,可是他多年來的唯一願望,如今他看了看眼前這對很分明再也拆不開的愛情鳥…喔錯,鳥是那位看起來端正嚴謹的總統先生,至於麥克班寧就是一頭完全不受教的野獸,講也講不聽總是一意孤行愛跟當時身為老師的崔佛拗著脾氣來,難得強大的哨兵本能居然拿去投身軍旅還搞的一身傷的退役,現在可好…崔佛臉上原本的嚴峻突然像融化的冰川一樣,「通過。我的認可了,雖然你是美國總統,不過塔的存在也不是你能無視的,做為麥克班寧的唯一結合伴侶,我以導師的身份建議你們完全結合之後,向塔登記你們的伴侶身份,以避免無謂的節外生枝。」

「上面不是這樣交待的,崔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兩個人還沒踏出醫院大門,崔佛就被他的哨兵扯住了手臂,那個力道讓他感到不適,他冷著臉甩開那個被”分配”給他的男性哨兵,「愛告狀就去告狀,我不介意”重來一次”,你聽好,上面那一對已經精神結合了,我相信其他部份的結合也只是這幾天的事。」崔佛的臉色冷酷的好像眼前這個男人只是個跟他無關的傢伙,雖然他從來都對人不假以顏色,但從來沒有這麼嚴重過,哨兵被崔佛唬的一愣一愣的,「但那個嚮導…」幾乎是班傑明一覺醒塔裡的高層就被驚動了,他們剛才都看到了那個嚮導的精神動物,強大又美麗而且空前絕後。

「是時候對嚮導的存在放尊重點了哨兵,你嘴裡的”那個嚮導”可他媽的是個美國總統!有絕對的能力指揮一個坦克連,碾碎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塔。」崔佛的用字一如以往犀利的就像一把軍用匕首,割斷喉管的時候不費任何力氣就能達到目標,他對誰都是這個德性,要說麥克班寧的不合群絕對是被這個性格特立獨群的嚮導養出來的,後完那些話的崔佛頭一扭就轉身大步離開喬治華盛頓醫院,他當然知道塔第一時間派他前來的用意,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那個一覺醒就驚動整個塔的嚮導居然就是美國總統本人,崔佛忍不住幸災樂禍的同情起向來看不起嚮導的塔,終於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呢!

评论(22)
热度(34)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