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神戰/Towelhead> 蛇吻-2 (Set/Travis,穿越/神話/生子AU)

再一次的拉郎了......

這次更進化直接穿越到古埃及去啦~XDD

這是SET(Gerard Butler飾)操哭Travis Vuoso(Aaron Eckhart飾)的拉郎文~

PS.

梗是 @草沙 提供的,還有謝謝妳的小黃兔~XDD

我會好好的用在Travis身上的,這裡的車保證質量~(拍胸

群宣一下:

讓我們淪陷的那一年     558107712

(其實應該是傑拉德跟艾倫的群)

我們什麼都吃就是不吃掐架~

進來玩的請自報家門~

群主會竭誠歡迎你們的~(舔

PS2.

話嘮成癌這篇依然開不成車~

請相信我!這是報社車!不是逗逼車!(騙誰

---------

一直到兩天後,賽特才又走近自己的個人寢宮,他跟妻子的神殿寢宮在皇宮的正中心,不過賽特已經兩個多月沒靠近那裡了,他搬回了在他成年以及締結婚姻之前最喜歡的私人寢殿,沒那麼正式沒那麼廣大也沒什麼閒雜人等會來煩他,待在那裡能讓他感到安心而且安靜,神的房間除非得到特准,沒有凡人能進得來或是走出去,向來沒有任何人或神能讓他在意,除了那個兩天前在他生日那天出現在他面前的那個凡人,賽特的腳步停在了殿門外,他疑惑的皺起眉頭,靈敏的聽力讓他捕捉到房間裡那個人類身上不太正常的心跳聲跟呼吸聲,賽特一推開紋飾繁複的大門,就嗅到了一種挾帶豐沛水氣的淺薄甜味。

賽特愣在當場,他握在門邊上的兩隻手不自覺的用上了力氣,當他鬆開手的時候那兩片可憐的金屬門上留下了深刻的指印,走進去之後第一眼先瞄到了靠著一整面敞開平臺的紅色與金色雕花的大床,上面除了空無一物的凌亂睡痕根本沒有任何人在,憤怒幾乎要在心底成形,但整個房間裡那個絕對不屬於沙漠的氣味,配合從天花板垂墜而下的淺灰色沙帳虛無縹緲的撩撥著賽特的神經,他對於那種常年飄在某些女神或男神身上的氣味感到極為不耐煩,一年四季都在發情是沒有別的事能做嗎?可是這個飄在他房間裡的甜味只有淡淡的一點,更多的是帶著孕育生命的水源的濕氣,為什麼他的房間會有別的神進來?賽特意料之外的快速回過身抬手一擋。

賽特對上了那個凡人天空般的藍眼睛,那種帶著滿滿水氣的甜味源頭正站在自己面前,而且手上握著不知道從哪摸來的匕首,那鋒利的金黃色匕首正往自己的腹部刺過來,賽特反射性的伸出左手去擋,那匕首就劃傷了賽特的手背,金黃色的液體爭先恐後的從傷口處湧出,這個非常人的情況倒是讓那個凡人嚇了一跳,握著匕首的手抖了一下,賽特立刻奪下那柄沾了神血的匕首並扔開,而沒有受傷的右手則迅速掐住那個凡人看起來白淨而且沒有抵抗力的頸子,崔維斯雖然立刻從對方流的是金黃色血液這個情況裡反應過來,但他已經失去反抗的先機,加上匕首被奪他整個人被提了起來,崔維斯覺得自己就要被掐死了。

這點傷對有著戰神之名的男神根本不算個意思,他捏著這個凡人的頸子拉到自己面前,瞇起了藍綠色的眼睛賽特把鼻尖湊到這個男性人類的頸側,那個淺淡卻足以撩起他慾望的氣味果然是來自這個凡人身上,賽特以為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在凡人身上的,這種帶上了性與慾望的氣味,類似那種會出現在那些美麗的女神或少數特定的男神身上的味道,他沒想到一個來歷不明的凡人身上居然也會出現,而當初救他的時候賽特可沒聞到這個氣味,這個凡人發出了呼吸困難的呻吟,原本蒼白的皮膚泛出了紅色,賽特冷哼一聲就將掙扎的男人扔到了豔紅的床上,那個凡人悶哼一聲整個人縮成一團不停的顫抖著。

崔維斯醒來的時候簡直要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嚇壞了,這是什麼開玩笑的情形?他四下打量著周圍還有身下躺著的床,這裡根本不是二十一世紀啊!他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穿著的,袒胸露腿的像是用布料纏在身上幾圈而已,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穿衣風格?崔維斯伸手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然後發現自己的手上腿上…胸口還有…崔維斯掀起了自己的短裙,對的,他現在身上穿的可是比大腿一半還要短的深茶色連身短裙,兩條又直又長還沒怎麼曬過太陽的大白腿就那麼白晃晃的露在外面,糟糕的是以上說到的地方都被除毛了,徹底的…除毛了,崔維斯第一次覺得自己人生的下限還可以再創新低。

崔維斯當然不可能束手就擒,打著赤腳爬下大的不可思議的床,說真的,這個房間裡的擺設都不太像一般人合用的尺寸,這讓向來不喜歡新奇事物的崔維斯感到不安,他所處的世界他身穿的衣服,還有時間一到就出現在他面前的那些女性…不得不說那些女性一個個都穿著清涼,還長的很漂亮……崔維斯在被那一群女性按著上下其手之前,都覺得賞心悅目眼睛吃了不少冰淇淋,但是當他被一群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人壓在水池邊,是的誰知道這個看起來像皇宮的房間後面真的有一座小型的水池,當崔維斯被壓在水池邊從頭清理到腳之後,向來色大膽小的他立刻在心理發誓絕對不要招惹這裡的女性,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請放心,你是主神的黃金,我們是不能對你出手的。』看起來像是領導的年輕女性笑的婉約動人,但那雙深色的雙眼裡閃動的慧黠光芒,讓崔維斯的腦內妄想咻的一下消失不見,就算對方是一群看起來柔弱的女性他也覺得這些人不是好惹的,不過主神是個什麼意思?黃金又是什麼意思?這裡的人是不是都很有錢?不但身上披著掛著穿著戴著都是金飾,連杯盤碗碟桌子椅子不是用黃金做的就是鑲著黃金跟寶石,崔維斯長到這個年紀還沒一口氣在一天之內見到這麼多黃金過,他眨了眨天空一樣的藍眼睛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們的主神掌控著所有埃及地面之下的礦產,所以是的,這裡雖然地處沙漠但是很有錢。』特沙娜真的覺得眼前這個從天而降的凡人很可愛。

崔維斯被扔上了寬大的床之後整個人的不對勁就再也繃不住了,一瞬間所有的氣味全都湧了上來,脖子上那個被手指碾壓過的地方,肌肉跟血管都在突突的跳動著,埃及、金色的血、高出崔維斯三分之一個人的身材,即使是腦袋沒那麼機靈的崔維斯也曉得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只需要用兩根指頭就能捏死他,床上柔軟的絲綢蹭過他的皮膚引起一陣陣的顫慄,下腹部沉重的垂墜感在撞到床板上之後泛起異樣的痠軟感,接著他感覺到背後覆上了另一個男人的身體,崔維斯一手捂著腹部另一手的肘部反射性的向後撞去,但是賽特怎麼可能被同個人偷襲成功二次?「啊!」崔維斯慘叫一聲他的手臂被硬生生的向後折在腰上,整個人被按在床上。

「痛嗎?我總是拿不準用在凡人身上的力氣。」賽特被刀劃傷的那隻大手就掐在崔維斯的後頸上,些許金色的血液沾染上了崔維斯的皮膚,另一隻則抓著對方試圖攻擊自己的右手將它折在凡人自己的腰後,這個凡人的掙扎引起了賽特的征服欲,賽特用膝蓋頂開凡人展示在他眼前的一雙大腿,他整個人擠進對方的雙腿間並壓下上身緊貼在對方的背上,崔維斯試圖要扭動身體甩開壓在背上的人,他似乎是忘記了壓在他身上的人比他還要高大強壯,「放開我!你到底想幹嘛?你這個怪物!」右臂被違反人體的姿勢拗折讓崔維斯疼痛不堪卻沒有力氣反抗,被逼急的他口不擇言的亂罵一通,那隻原本掐在他後頸上的大手倏然滑向前方掐住了崔遀斯的喉管。

「怪物?這就是你對沙漠之神的認知?」賽特低沉的聲音彷彿被細沙磨過的粗獷沙啞,他帶著鬍渣的嘴唇就貼崔維斯的耳朵邊上,賽特從沒有跟除了妻子以外的人有過這麼親密的肢體接觸尤其是對一個凡人,他鬆開了箝制崔維斯手臂的手改為繞過對方的腹部將人攬進懷抱裡,喉嚨上的手指微微的使上了力量,會被勒斃這樣的念頭立刻捲上了崔維斯的大腦,「放…放開…」輕微的缺氧讓他的掙扎變得軟弱,他一隻手搭在賽特掐住他頸部的手腕上,另一手則軟綿綿的匍匐在柔軟的深紅色綢帳上,蒼白的膚色在絲光水滑的綢緞映襯下,在神的眼睛裡這個凡人渾身上下都在散發著"佔有我!"的信息,佔有…賽特低聲的笑了出來。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個怪物。」被自己的父親恐懼著的一條足以毀滅整個埃及的毒蛇。賽特的綠色雙眼漸漸染上夕陽的鮮艷,他鬆開了掐住凡人頸部的手改捏住皮膚泛紅並滲出絲絲甜味的後頸,手背上的傷口不再流血,凡人的頸子對比著掌握它的神的手指,看起來是那麼的纖細嬌弱彷彿只需一點力量就會被折斷,崔維斯被來自身後的強大氣息逼迫著不得不討好的放軟自己,他還不想死,就算他做了那種人神共憤的事之後,他還是不想太早的放棄自己的生命,崔維斯的側臉被壓進鮮艷的像血一般的床帳裡,他被籠罩在身上的那種帶著乾燥大地砂礫質感的氣息逼的不停喘著氣,下腹部的痠軟更加的劇烈,一隻手掀起了他的裙子。

「那些女官脫光了你並且整理過你了對嗎?你覺得她們美麗嗎?性感嗎?凡人。」裙子底下什麼都沒有。賽特滿意的用大手覆在崔維斯的其中一瓣臀肉上,他粗暴的揉捏著那一瓣帶著彈性的軟肉,用力的程度足以讓崔維斯發出哀叫並在那裡留下鮮豔的指痕,「不!我什麼也…什麼都沒想!你不要亂摸!」崔維斯弱弱的抗議著,他想要回頭瞪視那個自稱是沙漠之神的男人,但他的後頸現在落在人家手裡,而捏在那裡的手指用上足以壓制他卻又不至於傷害他的力量,當另一手那些比一般人還粗大的指頭滑過臀肉間那個隱密的入口並試圖揉按那圈皺摺時,崔維斯又劇烈的掙扎起來,「你知道為什麼你會在我的床上醒來嗎?黃金。」賽特帶著濃烈慾望的聲音低沉的哼笑著。 

评论(10)
热度(28)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