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全面攻佔1>番外_冰川 (1) (哨兵!MIKE/嚮導!BEN)

答啦!!!

跟正文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只有部份衍生的嚮導BEN終於生出來了~:"D

大器晚成的BEN一出場就是進攻型的精神動物~

篇名一樣是精神動物的名字喔~

本來想寫成大貓,可是考慮到嚮導是使用大腦的人~(比較自我放飛?

就設定成天上飛的啦~XDD

外型參考這隻BUT眼睛改成藍色~XD(看起來像鵰之類的

不喜歡柔軟好推倒的嚮導,所以就牠吧~XDD

對不起我依然不是個照著傳統來的好作者~(掩面自省

不過塔跟結合熱這篇都會出現~(終於!!

所以會開個小車啦~先醬~XDD


---------

那是美國總統班傑明艾許第一次知道被子彈打穿有多痛,他一直都只是個性溫和樣貌算得上英俊的政客,當他一路從議會前進到白宮裡當家的時候,他都沒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知道被彈藥燒焦的皮肉是什麼味道,他並不是天真到覺得反正有人會替他擋子彈的這種人,但他才剛過完四十歲的生日沒多久,他覺得自己應該至少會活到看著孫子出生,幸運點的話可能可以陪著孫子們成長,而不是在某一天發現整個白宮都落入恐怖份子的手裡,而身為總統的他是那個活到最後的唯一人質,他一直都相信著麥克這個人,他只是沒有料到那個強大的男人原來是個哨兵,當他看到姜手上的槍對准麥克的背後時撲了上去。

他當時的腦中一片空白,說真的比起肚子上開個洞的疼痛,班傑明覺得更痛的是想像一個受傷或死亡的麥克,這是他不能接受的事,他捂著肚子往後貼著牆滑坐在地上,然後疼痛慢慢的被他收進了自己的腦袋裡,對,肚子上那個一直在往外冒血的彈孔的疼痛被他無意識的壓到了最小,班傑明用力的眨了眨天藍色的雙眼,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做到的,只是當他看向那兩個纏鬥在一起的男人時,下意識的盯著那個亞洲男子,然後,那個也同樣是哨兵的亞洲人居然在戰鬥中分心的看向班傑明,兩次,這兩次就足以替麥克製造了反擊的空檔,班傑明用力的閉上眼睛,他感覺到了頭骨被匕首刺穿的磨擦。

當他的哨兵衝上前來撕開他的襯衫察看傷勢的時候,那些觸摸到他皮膚的手指比子彈穿體而過的熱度還要更燙人,瞪著麥克那雙藍綠色的漂亮眼睛,班傑明用力的喘了一口氣,從麥克身上幅射出來的疼痛焦慮急迫關心,那些情緒一股腦的就像堤防崩塌的海水一樣,洶湧的闖進了班傑明彷彿沒有大門的腦袋裡,他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強迫自己把那些快將他淹沒的情緒潰堤給擋在了大腦的意識中樞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但他的確只靠自己的意志就做到了,他替自己快要暈厥的大腦築起一道臨時的防波堤,以阻止哨兵沒有自制力往他大腦倒情緒垃圾的行為。

第一次看到那頭老鷹是在醫院裡睜開眼睛的時候,總統因為槍傷想當然是被按著住進醫院裡的,在傷口並沒有感染他也沒有任何傷風感冒的情況下,他在醫院裡發了整整兩天半的高燒,這嚇壞一票醫療人員跟活著的幕僚們,失而復得的美國總統要是死在一個莫名其妙沒有原因的疾病裡,那才是笑掉所有人大牙的笑話,班傑明根本不知道自己這兩天裡面經歷過什麼,他覺得自己輕盈的就像鳥,愉快的展翅飛翔在空中,好像他已經做過很多次這樣的事一樣,他有一雙龐大又雄偉的翅膀流線型的身體,當他心裡想要飛的更高的時候只需要稍微改變導航羽的角度就能衝破雲端,他什麼也不想的飛到了雲層之上。

他抬頭就能看到那個高掛在藍天之上的金色太陽,與天同色的雙眼幾乎瞇成了線,然後他收起雙翼向下俯衝,彷彿一把利刃劃破空間燃燒空氣,然後在即將墜入湖面之前張開了寬闊的雙翅,冷冽的空氣穿透他瞬間張開的飛羽,彷彿一道弧線優雅而銳利的在湖面上劃過,他低頭看著就在腳下快速略過的水面,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空氣輕盈的托著他的雙翼與身體,他輕輕的用爪尖貼著湖面划過……在下個瞬間又往高處飛升,班傑明沒有經歷過這一切,但他打從心裡知道自己就是這片廣大世界的主人,在這裡他就是唯一的主宰,他就像老鷹的利爪一般,鋒利的切割與支配著這裡一切的時間與空間。

他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他意識裡的那頭老鷹,全身幾乎是雪白的只在頭部到頸背甚至是尾羽上,延伸出一些細碎的金色斑點就像撒了耀眼的碎金一樣,牠就蹲在總統病房的沙發靠背頂端,瞪著一雙銳利的天藍色鷹眼,班傑明眨了眨眼睛突然醒悟過來那頭看起來有著利爪彎喙的鳥兒,是屬於他的精神動物,班傑明認不出那是什麼物種的鷹,就像麥克的Night看起來不像一般意義的狼,班傑明也無法定義自己這莫名其妙跑出來的精神動物屬於什麼,「glacier?」一個名詞從他的嘴裡冒了出來,然後那頭雪白羽毛裡灑著碎金的鷹突然眨了下眼睛,『初次見面,班傑明艾許。』牠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评论(10)
热度(21)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