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全面攻佔1-2>夜行7 (哨兵!Mike/?Ben) 第一集終章

我超愛寫感情戲的!超級!

謝謝大家對Night的關愛~

第一集到這裡全劇終了~(終於

也終於讓麥克嚐到了一點甜頭~

主動獻吻的總統小公主真是太萌惹~(開心

PS.硬是擠出了2000字的結尾~(我需要掌聲鼓勵啊

接下來就是洞房+蜜月啦~(最好是


---------

麥克幾乎是瞬間就發了瘋似的衝上去,扳機扣下之前他聽到了輕微的喀答聲,然後他的總統就這樣擋下了原本應該會射進他後背的那顆子彈,「Night!去看著他!」麥克看著班傑明搖搖晃晃的往後跌坐在牆角,麥克焦急的呼換了自己的黑狼,『麥克冷靜點!我走不開!這條蛇纏住我了!』黑狼同樣感覺到了麥克感覺到的天崩地裂,牠同樣焦急於麥克的焦急,可是麥克在作戰Night也同樣在避開另一個哨兵精神動物的攻擊,麥克側過臉來迴避往自己左側撞過來的拳頭,然後他弓起膝蓋就往對方的腹部撞過去,被姓姜的用雙手格擋下來。

兩個人都有著傲人的身高與體格,兩個人都是五感俱全的哨兵,但是姜延碩的精神動物不像麥克班寧的狼那樣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讓他雖然不至於失敗但也討不到什麼便宜,手裡的匕首鋒利的刺向麥克的胸口,但被他撥了開來刀子也順勢掉到地上,姜延碩不願意承認,他的心思有一大半都被倒在地上的那個男人吸引住了,他的冉不是普通的精神動物,他從來沒有在人前顯示過,為什麼這個他最討厭的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精神體?這讓他疑惑讓他分心,手臂上立刻就多了一道刀傷。

班傑明在地上掙扎著,腹部的傷口疼的不得了,他沒受過這個從來沒有,疼痛的冷汗不停的冒出額頭,麥克…他看到麥克出現在視線範圍裡的時候,下意識的就往那個領頭的恐怖份子身上撞去,他的雙手被銬住了但還是能對這個像蛇一樣的男人造成困擾,那個男人一把抓住了總統的腰將他往旁邊拉順便舉槍瞄準那個盡職哨兵的背後,他沒有想到班傑明自己也沒有想到,被嬌生慣養了好幾年的美國總統,居然有勇氣面對一把被恐怖份子握在手裡的槍並且眼睛眨也不眨的自己扣下扳機。

吸氣!吐氣!吸氣!班傑明捂著腹部靠在牆角一直在腦海裡這樣告訴自己,他不能成為麥克的絆腳石,他已經害死了整個特勤部的人…他不能再讓麥克為了他的傷勢分心,班傑明抬頭看著在他附近纏鬥中的兩個男人,他臉色蒼白的可怕很明顯的是失血過多,麥克一拳揍向被總統分心了的姜延碩的臉上,那雙亞洲人的黑眼睛裡透出屬於哨兵的渴望讓麥克感到憤怒,那是一種屬於他的領地被別人覬覦獨佔欲爆發的憤怒,這個姓姜的在覬覦著他的總統!他的!麥克班寧的本能完全綁架了他全部的意識,他的眼睛裡已經完全看不到原本那種漂亮的藍綠色。

班傑明覺得自己腦袋空白了很久,當他猛然回過神來的時候事情已經結束了,這場彷彿惡夢般的恐怖攻擊終於結束了,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整個人像個小姑娘一樣的窩在麥克的懷抱裡,而他的臉就枕在麥克的肩上,幾乎是在他清醒過來的同時麥克就低下頭來看他了,兩個人四目交接的一瞬間彷彿細微的電流通過身體帶來的刺麻感,班傑明覺得自己要溺死在那樣一雙溫和柔軟的湛藍帶綠的眼睛裡,他們誰也不願意第一個開口說話,班傑明覺得腹部的槍傷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痛了,這可能是錯覺他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他這輩子都他媽的絕對不要再離開他的哨兵了!他的!

「傷口還疼嗎?你還有力氣嗎?長官。我得扶你出去,好證明你是真的平安無事…」麥克說的話跟他的動作一點都不搭,他的手攬著班傑明的肩頭來回的帶著一點力氣的,隔著單薄襯衫料子撫摸著那裡冰涼的皮膚,班傑明的西裝外套覆在他的肩上被麥克的力道給拉了下來,麥克的眼尾餘光看到了班傑明腹部上的那一大片血漬下意識的皺起眉頭,「是班。麥克,這裡沒有別人,如果你不算上地上那些死人的話。還有,雖然還是挺疼的…但親愛的,我撐的過去。」班傑明抬起手捧住他的哨兵的臉,他的哨兵…老天!他喜歡這種所有格的使用法。

「對不起…唔!」不得不說他的總統他的班一直以來都有著非常好的行動力,麥克對於讓班傑明受傷這件事還沒能來得及說完他的歉疚,對方就已經扯著他狼狽不堪的西裝跟襯衫,用一個算不上是吻的吻堵住了他的嘴巴,這種雷厲風行的決斷力跟小心翼翼的動作根本完全不一樣,卻深深的融化了麥克還處於高度警戒的恐懼,心裡喀答一聲那種因為佔有欲與保護欲爆棚而激烈鼓動的心臟漸漸平穩了下來,他的班只是個普通人卻能在這種時候成功的安撫他…麥克一手依然充滿保護欲的攬著班傑明的肩頭,另一手則撫上了對方的下顎,誘使對方張開了嘴巴讓他攻城掠地。

班傑明被吻的暈頭轉向的,對方甚至把舌頭都給頂了進來,他沒有任何抵抗的意識,只是放鬆自己更好的接受了對方,他嘗試著回應對方帶著強勢的舌尖,隨即被捲進了他一點都不了解的欲望裡,「麥克…麥克…」他低聲輕喚著對方的名字,麥克鬆開了舔吻在他喉結上的嘴,他抬起臉長嘆一口氣之後額頭抵著班傑明的,麥克伸手按下了掛在耳朵上的藍牙耳機開關,「是的,總統受了槍傷,不,他能走路,嗯好的,我會攙著他走出白宮,是的,我知道我會注意的。」掛掉電話之後他扯下耳機扔到角落,「總統先生,你準備好向世人展示你的勇氣了嗎?」麥克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的總統先生近在眼前的長睫毛跟藍眼睛。

「如果你能一直在我身邊,我的勇氣永遠源源不絕。」班傑明艾許雖然一身狼狽肚子挨了一槍有點痛還有點失血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可是他現在臉上的微笑卻美好的就像春天,麥克也跟著笑了,所有苦難的折磨都不及這一刻兩個人互相依偎的美好。 

END

---------

评论(14)
热度(28)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