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身為麻辣鍋

特殊技能:我不管人在哪個圈都是一人圈。 ∩_∩ψ

<全面攻佔1-2>夜行2 (哨兵!Mike/?Ben)

嗯哦哦哦這篇是麥克視角~

昨天終於看了第2集我會承認我全程帶著墨鏡嘛~(半盲狀態

媽呀只要鏡頭帶到公主與騎士我這單身汪就要被狠狠虐一遍~Q//Q

總統小公主拿掉了他的戒指嘎啊啊啊~(看錯重點

以下是有圖有真相~BY截圖截到要被粉紅泡泡戳瞎雙眼的某單身汪血淚報導(寶寶還有很多證據但是寶寶不想說~Q3Q


這一幕戳瞎單身汪眼的浪漫晨跑看不到左手無名指上那個閃亮亮的小東西~(嚴重懷疑是起床的時候忘記戴


然後進到白宮穿戴整齊開工大吉之後依然不見戒指蹤影~接下來有很多幕鏡頭晃過去的時候也都沒發現他有戴~咱們的總統小公主終於要出櫃了嘛~(不要亂說

不過麥克倒是從頭到尾戴好好的~(我挺喜翻莉亞的說>//<

---------

『麥克你這麼做是在找死!他只是個普通人!麥克,他不會知道你把精神動物留在他身邊的。』琳妮是少數能掌握哨兵數量與等級的長官,這個世界對哨兵而言已經變得太過冷酷,沒有人會歡迎一個彷彿超人的傢伙存在於身邊,就好像沒有隱私似的難堪,更何況麥克是個五感俱全的全能哨兵,他的精神動物彷彿在回應他本人的強大似的。

『琳妮,我已經這麼做了。在我能夠阻止自己之前,牠就去到他身邊了。』麥克跟他的”狼”從來沒有分離這麼久過,就算是之前在軍隊裡因為任務需要他差遣他的狼去刺探敵情的時候,也不會離開他超過一天,琳妮知道麥克足夠強大,但她擔心失去精神動物越久,對這個男人的傷害就越大,畢竟誰能真的忍受失去半個靈魂的痛苦呢?

「麥克!麥克!」熟悉的聲音清亮的迴蕩在麥克的臥室裡,柔軟的雙手正在輕拍著麥克的臉頰,他掙扎著呻吟著卻睜不開沉重的眼皮,他的意識就像老舊的電台一樣發出刺耳的雜訊聲,干擾著麥克的精神浮上意識的水面,花白的畫面扭曲的精神世界都在向麥克發出警告,一年多的分離已經快讓他的精神屏障崩潰,他就要陷入哨兵的永夜了。

「老天…我快要感覺不到我的臉了,莉亞…」伸手抓住在他臉上越拍越大力的那隻女性的手,麥克睜開一隻眼睛活像跑了八千公尺似的疲憊不堪,他打趣的心情在看到雙眼泛紅滿臉擔憂的妻子之後消失無蹤,「我以為你醒不來了!我叫了你好久!你這個混蛋!」莉亞紅著眼框的樣子讓他想到了白宮裡的那個男人,麥克很快的抹去這個突兀的念頭,他抱緊了這個忍受他一年多以來一直處在失控邊緣的女人。

「對不起!真的…」麥克覺得胸口彷彿缺失了一塊,沒有任何的歸屬感讓他總是感到渾渾噩噩,不管是婚姻生活或者是工作事業都讓他覺得自己好像隔著一層霧,他曾經敏銳的五感正在消失,麥克知道自己的精神正在死去而他一點阻止的辦法也沒有。

兩手撐在洗手檯上,鏡子裡的藍色雙眼充滿了血絲,他昨晚又失神了,自從遠離白宮跟那個人之後,麥克的精神圖景簡直慘不忍睹的每況愈下,沒有人可以將他從失去精神動物的慘況裡拯救出來,而這一切都是他的選擇,他選擇遵從心底乃至靈魂深處的渴望,麥克班寧是個強大的哨兵,但是再怎麼強大的哨兵一但陷入了神遊的狀態,一切都只會往更糟糕的方向墜落。

麥克足夠強大,能忍受精神動物離開他的距離足夠遠,那個意外之後他的自責在看到為了妻子離世而悲慟的總統,不經意避開自己的目光時達到了新高點,他不能否認那刺傷了他,麥克對自己發誓要永遠的守護這個站在光環裡的男人,但絕對不是在對方連看著自己都痛苦的這個時候,他的靈魂被撕扯成了兩半,這種活生生的疼痛幾乎要擊垮了麥克的意識。

今天依舊是個麥克沉悶到死的日子,永無止境的文案工作幾乎要跟離開精神動物一樣難熬,然後,一切就這樣發生了,彷彿電流通過全身般的讓他毛髮直豎,接著麥克就看到了那頭即使坐下來也超過半個人高的巨獸就蹲在他的桌案前,他訝異的說不出話來,他直視著眼前端坐著的巨獸的那雙眼,突然起身大步跨向窗邊,屬於哨兵的視力回來了。

「他出事了!」麥克的心臟懸到了喉嚨,再回頭哪裡還有那頭巨獸的影子?他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那個曾經缺失的部份回來了!一瞬間整個房間裡的信息就像炸彈一樣的在麥克身邊炸開,巨大到刺耳的寫字的聲音,強烈到刺眼的窗外的光線,他差點就要被這種久違的信息炸但擊倒,危險…總統…班…丟掉了一年六個月的自控技能,也在幾秒鐘之後掌控了他過激的哨兵本能,接著他就衝出了相對安全的財政部大樓。

---------

衝去救心愛的總統啦~XDD

评论(16)
热度(32)

© 朵利身為麻辣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