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不可能的任務》膽小如鼠-5(Ethan/Benji,哨兵!E,NC-17,半AU)

啊哈!雖然想在4就END,

但是還沒寫出Ethan的精神動物我怎麼甘心呢?

所以,我只好繼續我的劇情大亂燉啦~XDD

小參謀是首席嚮導這點我很堅持,

他純粹就是哨兵跟部長之間的聯絡人,

也可以說沒有小參謀當緩衝,

Ethan應該會被部長大卸八塊。XDD


※※※※※※※※※※※※※※※※※※※※※※


班吉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封放在前老闆桌上,據說是所有離職人員必讀範本的離職信裡到底寫了什麼,才會讓他的前老闆哭著鼻子打電話來褒揚他是個多麼認真又負責的好員工,失去他是整個公司的損失然後話鋒一轉又說恭喜他找到新的長期飯票之類的等等等等,班吉現在就坐在只有一盞燈的小房間裡的鐵椅子上,他拘謹又不安的大眼睛滴溜的打量著這個不怎麼大而且安靜無聲的空間,把他帶來的伊森只是揉了下他的頭髮就離開,扔下他一個人在這面對除了一張桌子一張椅子其他就什麼都沒有的空間發呆。

班吉穿著那個安全屋裡摸出的衣服,普通的黑色棉質長罩衫跟看起來不太合身的米色休閒長褲,金色的頭髮隨意的向後梳起,露出圓潤的臉龐跟彷彿小動物般,帶著膽怯跟好奇的大眼睛,伊森說在他休假前要先回總部報告一聲,基於那個哨兵的堅持,總是一再對伊森的要求讓步的班吉,這次當然也被連哄帶騙的給拐到這來,他坐在這張椅子上百般無聊的瞪著眼前的半身鏡面牆,他當然不會知道那個鏡面牆的另一邊站了至少兩個以上的嚮導對著他。

迷迷糊糊之間,班吉聽到了一陣陣沉重的呼吸聲,那不是人類的呼吸聲,他張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望無際的雪地裡,雪花就在他的上方被大風捲著四周一片的白茫茫,除了自己之外沒有半點別的顏色,班吉眨了眨金色的睫毛抖落沾在上面的雪粉,他試著抬起雙手舉在自己面前,凍僵的手指能感覺到刺骨的寒冷,他整個人躺在雪堆裡,他能感覺到的基本上只有一片荒涼的寒冷,他整個人坐了起來,雪花紛紛從他的身上掉落,他看到了什麼。

他不確定自己看到了什麼,那個東西…那個生物就那樣子端正的坐在不遠處,班吉試圖從不停吹著的風跟亂捲的雪花裡辨認出那是什麼,他瞪大眼睛看著那個一團黑的東西,班吉看不出來那是什麼生物,他用力的閉上雙眼再看過去,那個生物動了一下似乎是往他的方向走來,班吉看清楚了,那是一匹全黑的有著雪白利齒的狼,牠的體型巨大而且毛髮豐厚,當牠距離班吉大概三步遠的時候坐了下來,用牠那雙綠色閃著金光的獸眼,冷冷的盯住班吉。

那雙眼睛看起來很眼熟,在這一望無際的雪原裡什麼遮蔽物也沒有,如果眼前的巨獸決定要吃了他是一點困難也沒有,但班吉意外的不覺得這匹狼有攻擊他的想法,為什麼他會這麼覺得他自己也不清楚,風吹著雪花刮在班吉臉上覺得像被冰刀割過,他覺得自己穿的太少了,也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在夢裡還是真的在大雪原裡,一整片無邊界的大風雪遮擋了外界的窺視,班吉冷的發抖卻在那雙金綠色的獸眼注視下又渾身發燙。

班吉被凍得夠嗆,他抱著自己的雙臂試圖為自己爭取些熱量,那匹看起來巨大的黑狼眨了下眼之後動了,在班吉的瞪視下牠消除了他們之間最後的三步距離,近看黑狼的體格甚至比班吉還巨大些,他一點也不懷疑這隻野獸要是用後腿直立起來一定超過一百八,這個巨大的熱源靠了過來,帶著濕意的鼻尖湊近了班吉的臉,沒有對這個闖入領地的人類露出利齒算是容許人類的存在,牠的鼻尖碰到了班吉被風吹亂的金色髮絲,牠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人類乖順的閉上眼而不是尖叫著害怕。

濕冷的鼻子順著他的臉側滑下,班吉依然冷的打顫,但被黑狼嗅聞過的地方暖的發燙,鼻子裡噴出的氣流拍打在班吉的皮膚上帶著純粹而天真的探索,當鼻息掃過緊閉的眼睫毛時,班吉覺得自己被舔了一下,這一下讓他整個人一顫忍不住哼了出來,但他忍住沒有睜開眼睛,直到那濕漉漉的鼻子貼上了他的頸子,班吉急促的抽了口氣想向後退開,下一瞬則是黑狼將他壓倒在雪地上,並且齜開了有著森白尖牙的嘴,低嗚著威脅要咬斷他的喉管。

「不不…我沒有…我不是要反抗…對不起…」班吉急切的道歉,他張開兩手並臣服的仰起頸子,他睜開眼對上了黑狼蘊著殺戮血色的金眸,突然,那雙眼熟悉的讓班吉沒了聲音,他能透過黑狼的金綠雙眼看到那個人,「伊森?是你嗎?」班吉的左手輕輕的按上了黑狼粗壯的脖頸,掌心觸及到的是柔軟濃密的黑色毛髮,就像伊森的頭髮那樣,而一直沒停過的大風雪在班吉觸摸到黑狼的那一瞬間停了下來,四周安靜的能聽到自己跟那匹黑狼的呼吸聲,低沉而且相合著。

「沒有辦法,完全補捉不到一點點的思維運作,那個人就像是…一面鏡子似的,所有的思想與精神都被一面光滑的鏡子給牢牢的鎖著。」這兩個嚮導回過頭來對著房間裡的另外兩個人這麼說,「他只是個電腦程序員,不過我想他應該不是只有這樣,所以我想讓他做點測試,看他能不能成為我的組員。」說話的是伊森韓特,他並不介意班吉是什麼人,普通人也好嚮導也罷甚至是哨兵也沒關係,他就只是希望能把這個男人留在身邊。

「伊森你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不是什麼事都你說了算,部長對你三番四次的拒絕結合已經感到不耐煩了,你居然帶了個普通人回來說要讓他加入你?」另一個人當然是夾在部長跟伊森之間的可憐參謀威廉布蘭特,伊森的要求讓他一個頭兩個大,說實在的身為首席參謀的布蘭應該要替他真正的老闆,也就是可憐的快被伊森韓特氣到禿頭的部長解決伊森這個大麻煩,而不是每次都幫這伊森這個大麻煩去把部長氣個半死,然後讓布蘭特自己跟著倒楣。

「你也聽到了,沒有嚮導能影響他,你自己看看,有哪個普通人被兩個A級嚮導用精神探索還一點事都沒有的?你遇過嗎?」伊森兩手抱胸下巴指像向布蘭特背對著的玻璃牆,房間裡的班吉因為疲憊而趴在桌子上打著瞌睡,房間裡暗藏的生理系統掃瞄器顯示他並未受到什麼影響而有任何不適反應,班吉的反應超出了布蘭特的認知範圍,這個世界的哨兵跟嚮導已經漸漸稀少,能力也漸漸的減弱,伊森是少數哨兵能力達頂的人,也就表示了他的珍稀性有多高。

「不管怎麼說部長都不會答應的,除非……」布蘭特收回了放在班吉身上的視線,那雙嬰兒藍的眼睛看向了伊森,「除非經過你這個首席嚮導的親自測試,我知道,所以我不是帶他來了嘛!你…等等!班吉呢?」伊森的話被腦海中一陣彷彿蝶翼輕舞的震動打斷,然後他的綠眼睛越過布蘭特的肩膀,看向了玻璃牆的另一邊,那個不是很大的房間裡哪裡還有班吉的人影?他只看到在鐵製的審問桌上端坐著一匹純黑色的體型驚人巨大的狼,那雙金綠色的雙眼冷冰冰的直視著伊森的方向,彷彿牠跟他之間什麼阻礙都沒有,伊森完全愣住了,被深深鎖在他強大精神屏障之後的哨兵精神體,被他強硬壓抑住的哨兵天性,現在就坐在班吉待著的那個房間裡,帶著冰天雪地的怒火向擁有牠的人示威。


tbc

------------------------

燒餅的精神動物是我的萌點怎麼可以不寫一下呢~XDD

评论(4)
热度(14)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