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不可能的任務-半AU》膽小如鼠-3(Ethan/Benji,哨兵!E,NC-17)

這篇沒有嚮導,但是仍然有不少的肉文,另,如果劇情太渣請輕拍。

嚮導一般不對普通人出手,但是班吉吃了最好的那塊肉,你懂的......

PS.第1章被樂乎屏掉的肉文已貼出連結囉~XD


************************

「伊森韓特,你最好不要抵抗自己的天性,那會讓你很痛苦。」被炸開一個大洞的門外傳來女人的聲音,活像傳福音般的頻率,伊森將班吉藏在身後,他自己緩慢的站起身來,槍穩穩的舉在胸前,「抱歉,我比較喜歡控制而不是服從,天性需要理智來約束,而不是放任它自由發展,我對你們門外的任何人都沒有興趣,回去告訴部長,我的腦袋我自己會管好。」伊森有絕對的自信門外的嚮導不敢擅自進入哨兵的攻擊範圍。

伊森韓特不是普通的哨兵,他的精神能力極度的龐大而且完整,任何的嚮導都著迷能與這樣一位精神與感官都十分強大的哨兵結合,但是那個強大的哨兵對任何的嚮導都採取排斥與封閉政策,他不屑於跟任何一個嚮導產生連結,這是讓所有嚮導都感到痛心的事。「你拒絕結合?為什麼?我以為哨兵都…你知道的,天之驕子什麼的…」班吉的驚訝吸引了伊森的注意力,「不,我可不是什麼天之驕子,班吉。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英雄,就只是一個沒有人性的魔鬼。」伊森的嘴角勾著最甜蜜的微笑。

「這裡還有別人!你能抵抗我們的共感能力,但別人不一定行,如果不想我們燒壞那個人的腦子,你最好跟我們回去。」從剛才就聽到伊森韓特在跟某個人對話,但是一反常態的是,他們沒有人察覺到第二個人的精神空間,但也不是完全沒有痕跡可尋,孤獨冷酷彷彿行走在風雪深埋的山巔之上的孤狼,這麼明顯的深厚的屏障是屬於伊森韓特的哨兵,但是另一個…他們分辨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既不是嚮導也不可能是哨兵,更不可能只是個普通人。

「他只是個普通人,你們不能對普通人出手,這是違法的。」一手握槍一手拉起還蹲在地上的班吉,接過對方遞來的連帽外套穿上身,還來不及拉起拉鍊他就推著班吉向後陽台的方向退去,「好消息是,外面沒有哨兵所以我們說的話不會被聽到,壞消息是,外面的五個嚮導會想盡辦法強姦你的大腦把你變白癡,所以,我們得從這離開。」伊森是笑著講完這段話的,但班吉可是嚇白了臉。

「容我提醒,我家在十樓……」班吉跟著伊森往外探的動作一起向著陽台看,然後他嚇的往後縮回自己的腦袋,伊森伸手勾著他的腰將他拉到面前來,「這是唯一的出路,你跟是不跟?」兩個人的臉貼的很近而身體幾乎是密不透風的黏在一起,伊森甚至能夠感覺到班吉無法控制的緊張顫抖,他喜歡抱在臂彎裡的手感,圓潤飽滿富有生命力,他又更用力的摟了下班吉腰間的軟肉然後鬆開手,「哦哦哦!我他媽的當初為什麼要選擇十樓住呢……」看著俐落翻到陽台外的伊森,班吉覺得頭皮發麻的不得了。

當然,他們平安的被伊森帶到了安全屋裡,那裡有最基本的生活必須品,屋子不大所以班吉也就沒有辦法離伊森足夠遠,但就目前剛輪流做過個人清潔,兩個人的頭髮都還滴著水的狀態,班吉也不好再對目前兩人共享一張雙人沙發的情況感到不滿,而事實上他也並沒有真的不滿,於是他頂著軟軟垂在臉上半乾的金髮,認真的把一肚子的問題整理起來。

「所以你沒有結合?哨兵不是都需要一個嚮導什麼的嗎?」一般人對哨兵的認知就像班吉說的那樣,畢竟哨兵跟嚮導從很久以前就是被政府獨攬掌握的資源,加上他們的數量在現代已經急遽的減少,有一些早期覺醒的哨兵或嚮導甚至出現能力逐漸喪失的情形,對於並沒有那種能力的普通人而言,哨兵這個名詞就是個在教科書上被一筆帶過的名字。

「我以前有一個,後來她消失之後,我就沒有了。」毛巾披在肩膀上的伊森,一想到茱莉亞他的笑容帶上了一絲苦味,班吉心想這就是了!真心想在一起的人不見了,哨兵什麼的天性什麼的都只是空談,「我並不會失控,事實上,就算沒有嚮導的幫忙,我也從來沒有真正的失控過。」伊森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對於自己身為哨兵感到不滿,班吉只是個普通人他並不能了解身為珍貴的哨兵或嚮導是什麼感覺,他是個普通人他也只會做個普通人。

「聽起來你是個很厲害的哨兵,難怪要出動那麼多嚮導,雖然我並不懂那些哨兵之類的事……」班吉這會倒是開始同情眼前這個哨兵了,雖然他覺得伊森實際上並不需要他一個平凡的普通人的同情,他抓了抓自己的鼻子,突然覺得伊森盯在自己身上的視線灼熱的就像有火在燒一樣,「就算出動一百個嚮導結局也是一樣,嚮導的共感能力對我來說根本多餘。」那雙綠眼睛就像寶石一樣的閃閃發光,班吉覺得自己的心被懸在了伊森嘴角那個甜蜜的彎勾之上。

「我能抵抗結合熱,但我卻克制不住碰你…」伊森靠了過去,當他明顯的完全侵入班吉的私人領域後,他能感覺到班吉身體的震顫,「你在害怕什麼?」伊森幾乎整個上身都覆在班吉身上,他能嗅到班吉身上帶著的皂香跟班吉本人的氣味,對方不像伊森會把自己的儀容整理的十分清爽,班吉的下巴總是會帶著一點微硬的鬍渣,伊森伸出手捧住班吉的臉,他的姆指著迷於那帶著輕微刺激的觸感。

「你?還有那些威脅要燒掉我腦袋的你的崇拜者?」離的太近了……班吉被一種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感覺擊中腦門,他呆愣的視線全落在對面那個男人蘊滿笑意的綠眼睛裡,沒有發現自己完全不反對被伊森壓在安全屋裡並不大的沙發上,「那是他們在嫉妒你,親愛的,因為他們發現我對你的興趣比對他們來得大的多。」姆指按到了班吉帶著水色的嘴唇上,伊森的目光因此而加深了顏色。

當伊森的嘴唇貼過來的時候,班吉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金色的睫毛在空起中顫抖的楚楚可憐,捧著他臉的那隻手向後扣住了班吉的後頸,另一隻手則撐在沙發邊上避免自己直接壓在對方身上,這個吻帶著試探與詢問所以十分的彬彬有禮,突然,班吉用力的扯住伊森微敞的衣領,有些氣急敗壞的將他拉開,「這就是你所謂的有興趣?」然後班吉再度將人拉了回來用力的貼上去,兩個人的嘴唇兇狠的壓在一起,就像相遇的那個晚上,兩個人互相撕咬的就像野獸一樣。


tbc

-------------------------

下章上肉。

评论(3)
热度(17)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