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利

專業 逆CP+冷CP 達人100年,自從入了丹爺坑,逆CP體質就得救了,BL為主,不喜勿入。∩_∩ψ

《不可能的任務》膽小如鼠-2(Ethan/Benji,哨兵!E,NC-17,半AU)

研究了原祖的哨兵影集之後,屬於我自己的一點點私設,但是大部份還是依照影集裡的設定啦~XDD

有結合熱但沒有哨嚮的結合,以上。

PS.先上第2章是基於樂乎不給上全肉,只好先行跳過Ethan跟吉祥物的初夜啦~我都寫完了但不給發我也沒辦法~XDD

*****************


自從失去那個他認定的嚮導,伊森就再也沒有去理會任何關於上頭傳達下來,讓他再去與另一名嚮導結合的命令,他不願意成為被生物性控制的野獸,在伊森的心底存在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堅持,茱莉亞先是他最愛的人,然後才是個他願意與之結合的嚮導,然後在失去茱莉亞的同時,他被迫進入了狂暴化,伊森是個強大的哨兵無誤,但他一直都不會是失去控制的人,即使年輕的時候他的哨兵是頭鋒芒畢露尖銳放肆的狼,但他也意外的比其他哨兵都能更好的控制自己。

狂暴化的哨兵除了他已經結合的嚮導沒有人能夠攖其鋒,哨兵會在任何意義上的狂暴化,他的感官再那一瞬間就超載,尖銳的噪音從大腦深處竄出,一般的哨兵在失去專屬嚮導的時候會受到極為嚴重的精神傷害,失去了指引他們的聲音與歸屬感最輕微也會造成一定程度的精神壓迫,嚴重甚至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精神損傷,也就是哨兵會被廢掉所有的感官能力,能力越強大的哨兵受到的傷害越大,但是少有前例像伊森這樣,他並沒有像一般哨兵那樣失去控制甚至被廢掉五感,他只是失去了身為人類的那個部份。

「部長,你不能拿整隊的嚮導去拼一個伊森,那不合法而且行不通。」部長室的大門沒有預警的被打開,沙金色短髮的男人手上捏著幾份報告,他重重的把那些報告摔在長官的辦公桌上,他不是故意要這麼氣急敗壞,實在是剛才他接到的消息把他嚇壞了,字面意義上的嚇壞了,「他這次差點失控!他差點就著了敵方的道,變成敵方的哨兵,而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只因為個人因素的不結合而讓任務隨時都有失敗的可能。」這是身處上位的長官的回答。

「好吧!用一群形容是有點誇張了。所以你就拿幾個”珍貴稀有”的嚮導去挑戰一個能夠在結合熱裡保持冷靜的哨兵?一個能夠抵抗唯一能控制哨兵的生物性的人,你覺得用數量能取勝嗎?上次的教訓還不夠?」甩上桌的都是那一次”失控”的檔案報告,本來都是極機密的檔案資料,但身為首席參謀的布蘭特自然有辦法靠手段拿到,他對部長的決定感到頭疼,嚮導的作用在協助哨兵自我控制而不是主動的控制哨兵,更何況是那個超越A級的S級哨兵……

班吉瞪著眼前這個像尊神一樣端坐在他家的男人,這個叫做伊森的男人就裸著上身坐在他家的沙發上,喔班吉覺得自己一定是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他怎麼可能在那間酒吧外面堵到一個俊美到活像電影明星的男人?而且這不是一夜情嗎?為什麼都要中午了這個男人還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想看可以靠近點,我又不會吃人。」伊森半倚在雙人沙發上,整個人的姿態既放鬆又隨意,最要命的是他那張漂亮極了的臉蛋,還有掛在那張臉蛋上的蜜一樣甜的嘴角,那雙綠眼睛像天生就含著笑一樣,班吉覺得自己的心臟跳的有些急,他想起了早上的那些性愛,想起了那張嘴貼在他身上的感覺,不好,班吉開始覺得自己的褲子緊繃了起來。

「我…我覺得你會吃人,你什麼時候要離開?你不用……不用工作或什麼嗎?」班吉坐在能離伊森最遠的廚房餐桌旁,他瞪大的綠眼睛緊張的樣子讓他看起來就像隻受了驚嚇的倉鼠,這個男人跟伊森以往所有的床伴類型都不一樣,他就是個平凡的男人,而且看起來像個嚇壞的孩子一樣,伊森的綠眼睛瞇了起來,優越的視覺讓他無法忽略被包裹在浴袍跟襯衫袖口邊緣處,手腕內側那個深紅色的咬痕,伊森記得那一口就讓他見了血,活像在那個男人身上打印似的。

「你希望我離開?是嗎?班吉?」這句話似乎激化了伊森身體裡的哨兵,翡綠的雙眼閃過危險的顏色,班吉幾乎是本能的向後縮了下肩膀,這反應讓伊森愣住,回想起從昨晚一直到今天早上他跟這個膽小的傢伙共度過的幾次性愛,這個男人似乎對於服從他就是種發自內心的本能,伊森知道自己絕對是個強大的哨兵,但是連普通人都能影響到那可不在他的認知範圍裡。

「我…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我是。所以…所以請你…我會當做沒見過你的!真的!」班吉似乎都能看到伊森那張漂亮的臉蛋上的陰霾,老天!我好像惹火他了……班吉並不能感覺到所謂的”信息素”,他在各種意義上都是一個跟”哨兵或嚮導”完全無關的人,班吉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浴袍前襟,這舉動讓左手腕上那個牙印毫無保留的曝露在空氣之中,也曝露在哨兵的視線之下。

「我是個哨兵,班吉。我想你應該察覺到了,而你身為一個普通人,卻引誘一個哨兵上床,這是聯邦重罪你知道嗎?」壓迫感瞬間消失無蹤,然而伊森的話卻讓班吉像掉入地獄一樣,班吉瞪大了他的藍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這到底是它媽的什麼鬼法律?「嘿!那可不公平!而且明明就是你先……沒事,當我沒說。」如伊森所料的這個叫班吉的男人,雖然膽子小但是根本經不起激,瞧瞧這不就炸毛了?伊森笑了出來。

「嘿嘿!你…你是騙我的?你這個…」班吉的皮膚很白加上很少曬到日光,所以當他臉紅的時候可是一點都藏不住,他從椅子上衝到沙發邊瞪大眼指著伊森氣到發抖,天知道他有一瞬間真的以為自己會被綁上電椅還是什麼的,但是那個伊森卻笑著在看他笑話,這一瞬間他忘記了要跟這個哨兵保持安全距離,突然…「小心!」伊森從沙發上暴起,將完全來不及反應的班吉整個人扯進懷裡抱住,接著以自己的背當做肉墊轉了一圈摔到地上。

「什麼…我的老天!那可是個他媽的不鏽鋼門啊!」班吉來不及對再度回到伊森的懷抱發表意見,他家的大門就從一整塊被炸成了好多片,而爆炸的威力波及了剛剛班吉站立的位置,伊森一手扣住班吉的後腰,一手伸到小茶几的桌面下,彷彿變魔術般的抽出槍來,「哦哦哦!這是什麼?你怎麼能在我的桌子下藏這個?你…唔!」跨坐趴在伊森的小腹上,班吉一緊張就忍不住碎碎念,伊森的感官敏銳到最高點,他需要班吉停下他的碎念,於是伊森再一次壓下了班吉的頭。

「你要是再不閉嘴我就在等下闖進來的人面前上了你,懂了嗎?」那張紅潤就緊張的嘴唇就懸在他眼前,伊森體內的哨兵隱約的叫囂著掠奪,但伊森此時的自制力完美無瑕,他只是輕輕的用自己帶著彎勾的嘴碰了班吉的,他眼裡的認真已經足夠唬住班吉這個普通人,就在伊森挺起上半身越過沙發將槍口對向大門的時候,一陣陌生的意識試圖闖進他的大腦。

「老天!滾出我的腦袋!」伊森之所以是S級哨兵,完全是因為他有著極為強大的精神屏障,那不是隨便哪個嚮導能夠窺見的強大精神能量,他強大到足以跟嚮導的精神能力相抗衡,沒有哪個嚮導能逼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自從失去了茱莉亞,伊森的精神屏障構逐的更加堅實,他甚至能夠抵抗被觸發的結合熱,「伊森?你怎麼了?」班吉伸出手去碰觸伊森抱在腦門上的手腕,當他指尖碰到對方皮膚的那一刻,被多個嚮導的精神力攻擊而產生的鑽心痛苦,在這一瞬間消的無影無蹤,伊森瞪大眼睛反手抓住班吉的手。

「你怎麼做到的?外面少說有四五個B到A級的嚮導正在試圖打破我的精神屏障,而你只是碰了我,那些噁心的攻擊就影響不了我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伊森抓住了班吉的肩膀,他急迫的語速讓班吉腦袋一時轉不過來,他呆愣的看著伊森根本不懂他在說什麼,對於自己做了什麼也完全沒有概念,什麼嚮導?他完全感覺不到除了伊森之外的任何人,他眨著金色的睫毛一臉的茫然無措。

tbc

----------------------

被超級哨兵形容為噁心,嚮導們的玻璃心都碎了一地~XDD

评论(5)
热度(14)

© 朵利 | Powered by LOFTER